【读书周记】刘一洋||读《人间词话》

引;

“《人间词话》是王国维所著的一部文学批评著作。《人间词话》作于1908~1909年,最初发表于《国粹学报》。该作是作者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之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所作的评论。

表面上看,《人间词话》与中国相袭已久之诗话,词话一类作品之体例,格式,并无显著的差别,实际上,它已初具理论体系,在旧日诗词论著中,称得上一部屈指可数的作品。甚至在以往词论界里,许多人把它奉为圭臬,把它的论点作为词学,美学的根据,影响深远。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是晚清以来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           

王国维从境界一词入手,又分造境与写境,有我之境、无我之境等等,又论诗人之高下优劣,抒己之高见,纠前人之谬误:诗的好坏大抵在于其真其诚其用词精气象好等等。又述学诗之人应注意的误区,写诗之人风格的起因,与王国维自身读词之感。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人间词话因而名动中国。

严肃的美学著作常常是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令人生畏远而敬之的。然而,对于在语文古诗文赏析中浸淫多年的我们,人间词话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审判者,而是亲切的交谈者,她与我们血脉深处流淌着的低吟浅唱平平仄仄遥相呼应,古老的语言在象形文字构建的桥梁上此起彼伏沉沉浮浮,我们也就随之潮起潮落高高低低地俯仰行止,不知山高水长,云深几许,只是深一脚浅一脚地徘徊彷徨。就在这朦朦胧胧凌乱杂散的精神世界,我们终于看到了一盏明亮的灯,驱散了毫无根据臆想而出的流言飞语与魑魅魍魉。

我原想谈诗论词,无奈才疏学浅,不敢班门弄斧,且王国维先生在书中已论述良多,以一种传统的视角——无论是在东方亦或是在西方——当然,在腐朽的旧中国则不可同年而语了,毕竟,我们——还是王国维都有着自身的局限。而且,在不同的时代,人们往往有不同的视角读诗一首诗可能的含义总是在增加,我们——人类总是在遗忘,就像忒修斯之船,修修补补地在海洋上航行。举个例子吧,周汝昌喜爱吴文英的词,说什么空间与时间的穿梭跳转,事件的凝练与糅合,用语精妙的艺术感与炼字,超越了时代等。王国维以一言以蔽之——隔,人们的悲喜好恶是如此的不同啊。

人间词话不过是王国维读书笔记罢了,又含了一点美学思想,终究只是一家之言,有心者不必多想,无心人也不至于膜拜,诗亦是如此,心领即可,不必做太多焚琴煮鹤之事,如是而已。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