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曾婧||读《边城》

“湘西有边城。”

天空阴沉,乌云也藏了心事般有一搭没一搭地游离在头顶上,仿佛要下雨却又一直等着远处的一声惊雷,走廊上潮湿的空气有草木气味,有泥土气味,有天台气味,还有各种甲虫类气味,黏在赶路的行人身上,朦朦胧胧沾点暧昧的成分。李子熊以一副要讲故事的腔调吐出这句话后紧紧闭上嘴巴,黑黑的扑朔的眼睛坚定地看着我似乎一定要证明一件重要的事。光是瞥他一眼便可以轻易得知这个赤诚的家伙八成又在回忆和喜欢的女孩之间的时光了,我识趣地闭上嘴,用盛了满捧希望的眼神对上他,歪歪头看他吁一口长长的气,直起驼背的身子又勾起来——其实我很想提醒他最好要挺直背,不过他似乎不在意。

“那天天气怎么样?”右耳听见雨水滴在铁栏杆上发出的清脆响声,催他:快点讲啦,快点讲啦,我们要落起来咯。

幸好他清楚我要问的不是天气,不然在一个对天气极其敏感的人面前绝对会跑偏。“我们走了很远才看到与边城相关的东西,就只有一个大石碑,上面题了一些字”他顿了顿,“到了那儿我拼命寻找书中那片桃源的气息,结果发现扑鼻而来的是各种零食小贩的吆喝声和不知名果子混杂在一起的奇怪味道。沈从文那支喝饱了江南水的笔写下的边城似乎遥远得多。

“我们几个男孩子爬上了一个小山丘——这样很淘气,我们都明白,不过当时很没意思,所以我们干了一件在别人看来更没意思的事。她当时是我们班班长,不仅没有阻止我们反而在下面看着我们,因此被老师抓起来连同着一块儿批评了。”

讲到这儿,李子熊偏过身来关注我反应,我看到漂亮的眸子像圆滚滚的水晶球,就大了胆在这样澄澈的眼睛里和自己对视,心想着能侥幸多贪欢几秒是几秒啦,只要睫毛不羞怯到脸通红就行,谁知他竟开口:“大眼,你眼睛好大。”随后他眼睛里的我便像在刚榨好的西瓜汁里咬到了一粒西瓜籽,急忙退出。……即便有说不出的享受。

“老师在前面批评我们的时候,她突然把手伸过来握住我。那该是我们第一次牵手,我的左手出了很多汗,她的手心也出了一层细汗,甚至有点湿,像极了那座城,像极了翠翠的剪了水的眸子……可是我们谁也没放开……真是奇妙。”

正是入夏的时期,边城多水,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我们住进了一家潮气有点重的旅店,熏风不熏,浑然没有干爽透亮的感觉,云雾绕着这座小城,李子熊在那天晚上读《边城》这本书时,也同意潮湿是带给他最深的感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