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王帅||读《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识善恶

大千世界,自有儒、道、释之分。或进取,或躲避,抑或无谓。但我并非就此给这三者下定论:“进取”非必善,而“躲避”亦非必恶。吴研之的这本带有一定传奇性、且又类于传记的小说恰巧论述了这一观点。

人各有所好,仅凭个人观点以及社会评论本不能就此分别善与恶。追求宦达者,而济天下之人难道可谓之恶吗?而“怪现状”之怪,也就于此:历朝历代以来,贪官污吏者不少,但唯独清朝末年格为突出,乃至于外患入侵难以阻拦,内官贪污却见怪不怪。于此道间弃官,有何恶处?

清贫之士守其本源,占卦为生,有何丧格?

富贵之人大张旗鼓,花里胡哨,有何可羡?

论善,行善之人不少;论恶,趁火抢劫定存。但所惧者并非大恶之人,所望者非大善之人,而在于黔首——能否识善恶。

恶行常有,若行道之人熟视而无睹,便可肆意妄为;善行亦存,若行道之人不屑,则难以继承。

吾等亦为行道之人,亦为黔首。虽不行大善之道,亦难为大恶之行。但倘若能识善而崇之,识恶而远之,何愁世道之清?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