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荪蕊||读《上尉的女儿 》

也许最近看的书大都关于披露人性丑恶,在看完这本书之后我竟觉得有些“治愈”。

这本书中的人物塑造得很鲜明,同时也没有立场坚定,十恶不赦的超级反派,普加乔夫作为被抵抗势力的代表,常常流露出一些可爱之处。从主角到配角,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往往在真实面貌之上覆盖着一层浅谈而实际存在的人性光辉。

这个贵族青年军官与上尉女儿的爱情故事,初看颇具童话色彩。数次于险境中脱身、危急时总有贵人相助、瘦弱美丽专情的女主人公、以及男主人公十分凸显的机智勇敢与英雄主义特质,这些童话不可缺少的元素,以不那么浪漫而梦幻的手法将一个幸福美满忠贞的爱情故事叙述得诚恳而有生机。

当然,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关于爱情的。男主角彼得在要塞被占至救出玛莎的过程中,不断做出的内心抉择及数次机智脱围,也是相当精彩的一部分。面对巨大的绞刑架和士兵们炽热的目光,彼得始终选择了坚持原则,誓不屈服。此部分所体现的人之善,再次将男主角的品质以及普加乔夫的宽大为怀,知恩图报点明,同时反应出来作者在选择历史题材时的客观辩证手法。

写到最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被我遗忘了的人,什瓦布林。在小说里,他就是如同“炮灰”般的存在,纵然有对爱的追求与渴望,却不敢直面,不敢以正当手段竞争;纵然内心澎湃着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却又如此轻易地屈服于利益,背叛自己;纵然对所恨之人心怀万般不甘,却只能使用卑劣的雕虫小技并且最终一败涂地。种种体现,似乎都在衬托着主角的耀眼光环。无足轻重,可恶可悲。

“爱惜名声须趁小。”

这是彼得的父亲送给彼得的话,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同时,普加乔夫之所以能成为作者笔下的伟大民间传奇人物,也是由于时刻展露出的微妙人性之光。

人生不一定像童话,童话却是真实的人生。

【读书周记】李晨昕‖读《上尉的女儿》

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不是吗?

跟契科夫和莱蒙托夫以及很多俄国作家不同,我很难在这几篇普希金所写的故事里看到悲伤与绝望,他笔下的爱情热烈而美好,最终也会有一个大团圆的圆满结局,不让人留遗憾,在他的故事里,好人有好报,坏人也会受到应有的报应,他的文字有一种独有的浪漫与流畅,行云流水般的叙述,让人不由得深陷其中,直到看到最后的结局,才微微勾起一丝笑容,感谢他将这样浪漫的文字奉献给尘世间,感谢他不在那么多悲剧之中再添一笔。

我这个人一向奇怪的很,向往悲伤毁灭几近壮烈的美,却又爱看美好的浪漫结局,也曾为了才子佳人的爱情陶醉不已,也曾为了牛郎织女的天各一方愤愤不平,最终也明白了真实世界哪有这么美妙,即使是真心相爱的人,能共同经历艰苦与磨难而走到一起白头偕老的不过寥寥,于是学会了在虚构中找寻,在这一片广阔的天地中想象。孩子用画笔涂抹出色彩斑斓的画,而普希金用羽毛笔勾勒出了人世间无数人向往的世界。

不管是《暴风雪》中阴差阳错的姻缘故事,还是《驿站长》中以伤害亲人为代价但还算有个圆满结局的驿站姑娘,不管是《村姑小姐》中让人感叹一句命运奇妙的两家子女的爱情,还是《上尉的女儿》中经过千辛万苦最终修成正果,我们都不难想象出作者是怀着怎样一颗炙热之心写下这些文字的,或许那时候的他,也是陷入与夫人娜塔莉亚的热恋而无法自拔吧。

但是现实显然没有小说中那样美好,也正是因为怀着一颗对爱情的纯挚之心,普希金才会为了妻子的名誉从而与那些侮辱娜塔莉亚的小人决斗,并最终在三十八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人间,若是他没有闭上眼睛,还会有多少浪漫的故事诞生啊。

命运正是如此美好却又无常,斯人已逝,而我们只能在他的字里行间中,感受他那热烈而又纯挚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