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荪蕊||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纪伯伦散文诗全集》读书周记

许久之前,我曾在本子上记下:

“记忆是相聚的一种形式。遗忘是自由的一种方式。”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沙与沫》,这两个极富浪漫色彩的名词就这么留在了我的印象之中。那时我对纪伯伦还不甚了解,只是为了一篇议论文浏览过他的生平。现在郑重地翻开这本散文诗集,只觉如此珍贵又如泉涌的灵感,好像海滩上陈列着的螺蚌珠贝,流光溢彩,镶着晨曦的辉煌和寒夜的锋芒,句句短小,字字珠玑,悄然打开了读者的思维和视野。沙与沫,沿着海岸线能连绵不断地铺展,多而细小脆弱,沙岸不曾留下脚印,泡沫极易随风而逝。将自己的灵感迸发比作这些不论永恒的事物,也把它们看得太轻贱了吧。作者说,“他把心中的底蕴混入了它的沙粒,把灵魂的汁液搅进了它的泡沫。有些人不愿揭示自己的内心,有些人则羞于披露。”这样看来,作者是把沙与沫作为一些饱含深情的瞬间的集合,以此激发读者的感想,如第一篇散文诗中所写,“但大海与海岸将永远存在。”散文诗中的字句也许会随时间冲刷逐渐忘却,而它们留下的情感激荡将会久久刻写在生命的篇章。

“珍珠是痛苦围绕一粒沙建起的庙宇。是什么样的渴望筑造了我们的身体,又围绕着什么样的颗粒?”也许是人类群体对于“生”的渴望。围绕“生”,人不断进化,在无限宽广的宇宙之中被打磨得圆润光亮,也具有独特的形状与光泽。内核是对于生存最原始的需要,在这之上能承受住日夜的折磨,便能成就精雕细琢的无双光芒。

“给我静默,我敢与黑夜较量。”黑夜令人恐惧,因为它具有令人窒息的沉寂,害怕向着黑夜发出一声怒吼后,却没有丝毫回应来证明你的存在和等待的意义,只有无边的黑暗及可能正冷冷凝视着你的无数双眼,让你渐渐对混沌的天地失去控制。而静默,完全遏制了你对自己怀疑的产生,干脆将黑夜的无声当作是被掌控后的臣服,你无法打探黑夜,黑夜更无法对你羁绊,用不了多久,你会先在静默中等来朝阳的初生,迎来黑夜的悻悻破灭。

无论过去是多么不堪、痛苦与无奈,它终将会成为时间轴上不可回溯的一个点。当事实无法改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忘记过去。有些事适合铭记,但有些事适合忘却,比如仇恨与痛苦。抛下思想包袱,我们方能继续高歌前进。

【读书周记】李可欣||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纪伯伦

“这本书,那满含着东方气息的超妙哲理和流利文词,予我极深的印象。”冰心曾这样对其给予高度评价。
翻开书页,始感受到的是生活的美与灵动,化作翩翩蝴蝶跃然纸上,追逐尘世麋鹿又不见踪迹。

“理性和热情,是你们航行中的灵魂的舵与帆。”
二者缺一,即沉没无尽大海。热情似焰火,理性似冰晶。理性独自弄权,压制无可喘息;热情自由放纵,妖然燃烧一切直至焚毁自我的火焰。让灵魂以理性引导热情的方向,让自我的热情经历每日复活,宛若凤凰涅磐重生。
“上帝寄寓于理性。”
“上帝运行于热情。”

我震撼,枉若置身狂风暴雨中,辗转变幻千万种面容经历几度人世悲欢,看透人性本质纯善,又几度寒凉。
我是掘墓人,亦是疯狂之神。
“我不要什么——我要的是一切。”
“死人在风暴前战栗;活人则与风暴同行,他奔驰向前,除非风暴平息,他绝不会在中途停步。”
所谓活着,就要有无畏向前的勇气。

“除了自己,不要信仰别的;除了自己,不要尊重别的;除了自己所爱,不要爱好别的;除了自己永恒,不要希冀别的。”
我是自己的信仰,是自己的光明,即使身体囿于方寸之地,心也驰骋千里追寻。

我困惑,我迷茫,我痛苦,因为我明白太多,洞悉太多。疯狂与理智相对,我在光明的角落,黑暗的殿堂诞生,一生都在找寻真正的自我。

“我爱纪伯伦,爱他是一个孤独的战士,一个桀骜不驯的反叛者,一个更诗意,更温和的尼采,一个更激烈,更年轻的泰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