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7黄亦鸿:世界的尽头

读过几遍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所以皮皮老师说今天写的标题是“世界的尽头”,还说是因为村上春树的书名时,我激动了一下。

后来和皮皮老师聊,她说她看这本书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又产生了一种对村上春树的崇拜。一个小说家严肃地做着纯文学,却使作品卖出了畅销文学的销量。而且作品经久不衰,还因为诺奖而常都被称为无冕之王。再过几个月,村上春树也许就会得诺奖了吧,所以现在多叫叫他无冕之王。

我想就着书里的“世界尽头”来写今天的行走日志,村上并不小众,我却少有遇见读过他除开《挪威的森林》以外小说的人。《挪》是现实主义小说,而村上是非现实主义作家,所以《挪》当然不是村上的巅峰之作了。但如果要排名,《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绝对可以排到前五。

村上的“世界尽头”是怎么一回事呢?有独角兽,有绝美的金色黄昏,有收藏独角兽头骨的图书馆,有这方天地的看门人,有没有影子而无忧无虑的居民,有放弃影子化身为读梦人的主人公“我”。

今天我们走过的亚丁大概也如村上的“世界尽头”一般宛如天堂吧。渐渐走近的白皑皑雪山,微波涟漪的祖母绿山湖,清流急湍的冰山融水溪流,读不明白的百彩藏文阵旗,钟磬长鸣的冲古寺,当然,还有渐入佳境的我们。

今天人生第一次看到了草甸是何物。草甸就是草甸,就长成那个样子。去看了雪山,雪山名为“观音菩萨”,很高很高,如一尊通天白塔。

不走走不算到过亚丁。今天和喃希姐姐同行,喃希姐和我一路好玩拍拍。我们两个人上山走的不同的路线,在下山时因为我这个路痴而又走了第三条路线。喃希姐说“旅途就是因为有小意外所以才有小惊喜。”我们因为这第三条路线而能兜逛冲古寺,走长长的木头路,去看浅浅的草甸,去拍美景,去聊旅行的经历。

走木头路,其实也就是泥巴路中间垫很多长木头的路,据说是原住民用来防范冰雪的。我说:“这个好像在走电视节目里那种智勇大冲关啊。”

“对对对对对。”喃希姐一脸兴奋,“我开始也想说的,就怕不能引起你的共鸣。”

原来一次同行,是可以找到和自己有共鸣的同伴的。

今天看见的风景让我觉得很美,雪山上断续的小雪崩让看的人细细碎碎地发呆;古木万丈,肆意生长;流水在白日里的阳光下微微反光,好似夏日流萤的光芒;寺庙宁静祥和,让隐者愿意留下,让非隐者愿意隐居。我感叹,这里的人怎么可以拥有这样澄透的灵魂!

不过世界的尽头确实值得拥有这样的人们。村上的世界尽头要用特殊小刀割去影子才可进入,亚丁这个美丽世界的尽头,则需要一步一步去踏过去感受过才算到过。

我来了,我没失望地走了,旅行的快乐大概莫过于此吧。

《【行走日志】Day7黄亦鸿:世界的尽头》上有2条评论

  1. 我要看木头路的样子,怎么会像智勇大冲关?“白皑皑的雪山,微波涟漪的祖母绿山湖,清流急湍的冰山融水溪流……”多么令人神往!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