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8黄亦鸿:和你一起走,真好

七月的成都是七月的长沙,但是七月的稻城是十二月的长沙。从长沙到成都,再从成都到稻城,气温的变化就仿佛是按了电视机遥控器的切换键一般。嘿!准备好了吗?要换成冬天了哟。我们一行人的着装便从单单一件短袖换成了一件棉袄,两件棉袄,三件棉袄……

曾幻想七月的稻城大雪纷飞,在宾馆的我们裹着被子看窗外雪。然而没有。却有如洗的碧空,湖蓝色的牛奶海,五色的五色海,辗转的石路,穿堂风般时有时无而时长时短的浅雨,雨后淡虹,如画雪山,白溪流,青草原,还有很多很多天堂美景。还有,有趣的同行人们。

大家都有一颗爱美的心,不辞风尘去看远方的美景。我曾经觉得我和大家中的绝大部分在文学之旅之前互不认识,途中我会觉得气氛很干。但是没有,第一天就和大家合得来。最喜欢大家的一点是你们脸上开心的笑,开心是很重要的。在成都炎热的午后去拜访熊猫时,在观音桥的酒店刚进房间就停电时,在一整天只是赶路时,在去牛奶海的途中遍地是动物排泄物上山成了一种巨大的挑战时,在穿越如同锅里炒饭的差劲公路时,在导游宣布严格的时间计划时,在高原反应多多少少抽打着我们的身体与心情时,大家永远以笑相对。上海当代哲学家周国平在《人与永恒》里说过:“定理一:人是注定要忍受不可忍受的苦难的。由此推导出定理二:所以,世上没有不可忍受的苦难。”

所以昨天去牛奶海的途中,大家面对天大的的困难与苦难保持着十足的信心与干劲,很多人都一路登到了山顶。也有没上到山顶的,但他们达到了属于自己的高度,这个高度与山顶的高度是不分胜负的。人生在世嚯,永远不要觉得自己弱爆了,昨天没到山顶的也许今天去了就登顶了也说不定。若真要说“喂喂,失败的人这世上是有的!”那我觉得在我们队伍里查无此人。失败成功这东西,仔细想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思来想去也没什么意义,毫无保留地努力过就万事大吉了。不登顶是一种不登顶的人生哲学,人嘛,勉强自己或者好大喜功就很可能会倒大霉的啦。

《挪威的森林》(这本书最近提的多)里有一句是在称赞叫“敢死队”的配角人物个性的话:“只要一提起敢死队,整个世界便充满和平、洋溢欢笑。”这句话其实有隐喻意味。

我却偏想说一句套作的:“只要一提到导游们——黎哥,小哈,超人,赖导,整个世界便充满和平、洋溢欢笑。”因为导游们都是好靠谱好靠谱的人,小哈哥和黎哥的日常查房,超人在车上渊博的知识输出,赖导的虽话不多却一路默默护随,都是我们洋溢欢笑的原因。能同路一场,在佛教里叫缘分,在歌曲里叫小幸运。导游们的有趣,也是一路上的一道景。安排酒店饭店的工作都做得如同没有缝隙的鸡蛋,让人挑不出骨头。虽说是分内的事,但人家做的好呀。

再说说同行的学妹学弟们。学妹学弟们都是小大人的姿态了,都很自理,一路也没出状况。上海拔4000多米的山也是雄赳赳气昂昂的,真好。

是文学之旅,每天要写作文。于是我自然又认识了很多文章写得好的不得了的同龄人,大家写文章各有所长,现代诗,意识流文,小说,散文,随笔,各种风格题材都有人在做功课,构成了十全十美的文学社。

今天的这个“你”我想有形化为文学社。大家都是头角峥嵘的人中龙凤,让我在文学社的时光变得很难忘。参加北大培文杯讲座时,有听到曹文轩的一句话:“能写一手好文章是一种美德。”

希望大家永远都拥有这美德,让我们的文学社一直大步向前起舞翩翩。

《【行走日志】Day8黄亦鸿:和你一起走,真好》上有3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