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援会] 胡勇辉:写给前辈子的情人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辈子的情人,当她第一次独自打点行装远走他乡时,父亲心中一定有太多的不舍;当夜幕降临,电话那头传来“我想家了”时,外表再坚强的你我也容易瞬间泪奔。但是我们都知道:不管手中的线拉得多紧,风筝总有一天会远走高飞,只是希望她能越飞越高越精彩!

很感激,同行的长辈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很感谢,同行的哥哥姐姐对她无比细心的照顾;很欣慰,电话那头由哭诉着说“想家了”到爽朗的笑声;很庆幸,每天都给我们新的惊喜;很期待,三天后见面时的那个拥抱。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