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 9毛西子:石头记

我是一颗石头,一颗被高山冰雪融水冲刷过的,棱角分明的岩石,徜徉在一望无际的海子山上。

在我的周围,躺着许许多多我的亲朋好友,兄弟同胞,我们的相遇相知要追溯到冰川时代,那时的雪水将我们从母体分离,流落到世界各地,有的随着大陆飘逸到大洋的另一侧。我的身边开着五彩的野花,长着茵茵绿草,夏天会有温暖的阳光,冬天会有皑皑白雪。我拥抱过每一丝空气,品尝过太阳的味道,看着格桑花静静盛开,看着毛虫蜕变羽化成蝴蝶。

我遇见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人,他们光怪陆离。我最喜欢去朝圣的僧人,他们总拿我垒起玛尼堆,让我和我的朋友们挨的更近。还有磕长头的人们,他们有黝黑的皮肤,手上的木板也被磨薄了,他们常常对着我们念经,说要去拉萨朝圣祈福,再远再困难也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

有一次,一群磕长头的僧侣们露宿在了我的身旁,他们嘴中念着经文,双手绑着木板,先在头上拍两下,再在腰前拍一下,最后匍匐在地上,念一句藏文。其中的一个女孩,年龄很小,有很纯净的眸子。她轻轻捧起了我,说,这块石头,有生命。我很想回应她的善意,可惜,她感受不到。她要呆着我去朝圣,去拉萨,去圣城。虽然依依不舍海子山,但我也乐意呆在她的身边。但是,她还没到拉萨,就在林芝得了一场重病,最后也没有挺过去。她还很小,但她但家人说,为朝圣而死,死得其所。于是,她到一块骨头被编成首饰,跟着其他僧侣继续旅程,而我却被遗弃在了另一块草地上。

我喜欢他们虔诚的眼神和坚定的语气,仿佛所有的困难都可以一笔勾销。我还喜欢山野的牦牛,它们总是很温柔,轻轻地用舌头卷食着草叶,鼻子里喷着热气,暖烘烘的。
但是,这片山野上的草地不及海子山,总有很多我不喜欢的人和物。
山上总有一群一群的鸟,它们喜欢用嘴啄我的身体,据说是为了防止它们的喙老化。但我很疼啊,但怎么也动不了,真难受。

最最讨厌的,还是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群群的人开始往我周围丢垃圾,垃圾!垃圾让我窒息!!渐渐的,我身边的小花小草开始提前枯黄。有时候夏天还没过完它们就走了,我都没有和它们好好告别。还有一群流氓一样的人,天天践踏我,把我拾起又丢向远方,让我与我的朋友们分离,越来越远。还有还有,他们总是吵吵闹闹的,用很粗鄙的话,很刺耳,与僧侣们所念的佛经大相径庭。

过了这么这么多年,我还是我,一块棱角分明的岩石,但我不知道我呆的这片圣地是不是很快就要被摧毁,我的棱角会不会很快被磨平。但我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和曹雪芹笔下那块石头一样变成通灵宝玉,下辈子转世成人,与一位美女成就一段佳话。(以上都是我的玩笑啦)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