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9黄亦鸿:石头记

(一)

我叫水顺。

有一个地方叫作海子山,是我和哥哥火印一起长大的地方。

有人说海子山蛮荒,有人说海子山苍凉。我和哥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整个家族只有开卡车的三叔知道。但海子山千海万石,在我们梦里都是最美丽的。

父亲牧牛,哥哥也牧牛,母亲则负责我们家的青稞。三个人每天辛苦的劳作,供我一个人读书。所以我格外珍惜读书的机会,上课认真听先生讲,晚上回到家给哥哥讲一遍。

那天先生讲了女娲补天的故事,我听得很认真,回家就说给哥哥听。哥哥那天很累了,但听到这个故事还是瞪大了眼睛,听的入迷。

我和哥哥之间有某种心灵感应,无论距离多远都能对话。我们知道彼此的所有事情。那天给哥哥讲完女娲补天的故事之后,哥哥彻夜未眠,一直翻来覆去着。所以我在梦里也不安稳,暗暗想着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哥哥就会以一种怎样的困意去开启新一天的劳作呢?

天快亮了,我听见父亲已经醒来了。哥哥坐了起来,我也睁开了眼睛,我发现哥哥的眼睛异常明亮,毫无困意。他看着我。

“要去上学了。”哥哥对我笑了笑,“我今天还是放牛哟。”

“我会好好听先生的课的,哥。”

“天还没亮,你能再给我讲一遍昨天那个女娲补天的故事吗?”哥哥看着我,是郑重的表情。

“可以。”我感受得到哥哥内心对这个故事的渴望,又给他讲了一遍。

听完我的故事,哥哥沉默了很久很久。我知道他是在内心反复回味这个故事,他希望能永远记住它。

“顺子,我很开心你给我讲了这个故事。”哥哥说,“你说,昆仑山上还有补天石吗?”

我刚想说这只是个神话故事,哥哥却说:“肯定有的,女娲不可能把它们全部用完了。”

我点点头,又想说要上学了,哥哥连忙说:“顺子,时候不早了,你去上学吧!”

我便背上灰蓝色的书包,走出了家门。和父亲打过招呼,我就踏上了长长的上学路。清晨很冷。我走出很远才意识到哥哥知道我想说那只是个神话,就如同他知道我想说我要去上学了。只是他,充耳不闻。

哥哥就是在那一天丢的。我上完学回到家,准备认认真真地和哥哥解释什么是神话,我为此还专门问了先生。进家门前,我隐隐感觉到难受。刚进家门,母亲就一脸焦急地迎上来。

“看见你哥印子没?”

“没有,哥哥还没有回家吗?”

“有人看见他坐你三叔的车下山了。我和你爹在海子山上没得办法,联系不上老三。”

“哥哥为什么要下山?”

“谁知道,你爹说印子今天一天都在念——”

“念石头吗?”

“是,顺子!你是不是知道你哥在哪?”

“抱歉妈妈,我不知道。”

妈妈便哭着走开了。

 

(二)

哥哥的不辞而别对于我们全家都是巨大的打击,爸爸要更加辛苦地去牧牛,妈妈日夜劳作着。大家都更加珍惜这个家了。

三叔说哥哥欺骗了他,说是父亲让他下山的。父亲没有责怪三叔,哥哥是和他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丢的。

现在的我一个人分享一个房间,每天晚上做梦隐隐约约知道哥哥的处境。他在山下打工。我不敢告诉父亲母亲,我也不想揭发哥哥的秘密。我希望哥哥真的能找到补天石。那一定与我眼前的海子山千篇一律的石头极其不同吧。

过了几年,哥哥攒钱去了昆仑山。在那里,他失望得仰天长啸,晕倒在那边更加无趣的石头上。我当晚给哥哥传讯,哥哥快回来,我们都希望你回来。

可是哥哥自从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搭理过我,这一次也没有。

那天晚上,失望至极的哥哥向昆仑山的石头学习,获得了与石头交流的能力。哥哥于是再次充满信心,准备继续上路寻找补天石的下落。我感应到了,便将石头语连夜学到手。

 

(三)

“你知道补天石吗?”哥哥问了所有他见过的石头这个问题。没有石头知道。

无名青山下一块巨石告诉哥哥:“去澳大利亚找艾尔斯岩石吧,他是世界上最大的独块石头,我年轻时和他打过照面。那家伙什么都知道。”

哥哥又花了五年攒钱去澳大利亚。攒够钱后,他马上辞去了刚刚稳定的工作。

在哥哥启程前的第三个月,我传讯给哥哥:哥哥回来吧,你有侄子了。明年也许就会有个侄女,到时候海子山就热闹了。你快回来,给他们讲你英雄的经历吧!

利用心灵感应发完这条讯息的三个月后,哥哥去了澳大利亚,到了艾尔斯岩石面前。

“前辈,请问补天石在哪?”

“中国神话里的补天石?神话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但是神话里不全是虚构。”

“……”艾尔斯岩石在它记忆的图书馆里寻找只言片语,“几年前我偷偷顺走了游客的一本《红楼梦》,然后——”

“前辈,那本书我看了很多遍了。”

“嚯!真是急性子!我说,然后我问了一块天外陨石关于补天石的问题,问他在天上飞的时候看见过没。”

“他说了什么?”

“有补天石,就在天上。他还说分散在世间的也不少。”

“那具体在哪些地方有!”

“天外陨石也不知道,对于补天石,只说在能够隐藏他们自己的地方。”

哥哥闻言觉得是天大的好消息,连连向岩石道谢,狂喜着走了。

二十年后我来到这里,哥哥曾经站立过的位置,艾尔斯岩石才告诉我,哥哥走后他自言自语说了什么。

他说:“天外陨石那家伙,以为自己上过天有多了不起,说的净是大话。希望关于补天石的不是假的吧。要不然只要那个年轻人知道有一点虚假与不确定性,他以后的人生就会变得很艰难吧。”

现在想起这句话,我还是会泪流满面。

 

(四)

哥哥拼命工作赚钱,海子山的牧牛经历赐予了他超乎想象的坚韧与忍耐。他没过几年,又攒了些钱,开始去往云南的香格里拉原始森林。在那里,补天石很好隐藏自己。

可是没有补天石。

哥哥又去了美国西部,去了环太平洋很多火山,去了这个世界的无数大江大河沿岸。

没有。没有。没有。

他申请火星计划,终究没被选上。因为,哥哥老了。

我在某一天晚上传讯给哥哥,哥哥回来吧,你有侄孙女了,海子山越来越热闹了。但你侄孙女的名字我们都还没想好。你见多识广,给侄孙女取个名字吧!

传了这条讯息后,我感应到哥哥开始往海子山走。

我拿出全部积蓄,漂漂亮亮地装修了一下住了几十年的石头房子。我这才和父亲母亲说,哥哥要回来了。

 

(五)

哥哥每天都在靠近我们,在靠近海子山。每天我在海子山上牧牛时,看漫山遍野的石头,看美丽的“海”,心中总是无比欢喜的。哥哥终于要回来了,他叫火印,我叫水顺,他还是会喊我顺子,我还是喊他哥哥。父亲母亲都还硬朗,三叔也说要马上见见这个臭小子。我们一大家子总算要大团圆了。

终于有一天,我感应到哥哥出现在了海子山下,他脸上有沧桑,更多的是期待。那双眼睛,和我给他讲女娲补天故事的时候,一样亮如星光。

我开始唱起许多年前的老歌。

 

(六)

哥哥,那一晚我在海子山上仰天长啸,带着我的儿子、你的侄子一起赶到了那片区域,你知道吗?

我们找到你了。在徒步上山时,你就那么在草地上滑倒,从天高的青山上高速翻滚下来,你意识在渐渐模糊,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对我说:

“顺子,哥哥走了,侄孙女叫女娲如何?我这辈子最想见到的女娲啊……”

我含泪哽咽,来不及和哥哥说最后一句话。

赶下山找到哥哥时,天已经下起大暴雨了。是天在哭,为叫火印的英雄哭。我搬起骨痩得仿佛空无一物的哥哥的躯壳,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哭。

哥,顺子带你回家。

 

(七)

那天晚上,父亲母亲,我,三叔都没睡。我给他们讲哥哥这些年的经历,一段一段讲。讲着讲着竟然也有如同在讲神话般的感觉。哥哥这一生,确实是在寻找真实的神话。

我说我知道石头的语言,将来一定要问问澳大利亚的艾尔斯岩石为什么要欺骗我哥哥。说着,我看向哥哥,又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

哥,你怎么这么傻!

我哭了很久,我说这些年其实我一直感觉哥哥就在我身边,我们非常亲密,比起其他亲兄弟更加亲密。我说,让我说完哥哥最后的故事。

母亲端来烈酒。我们四个人一起喝。我没叫我的儿子和孙子过来,他们无法在这种巨大的悲伤里彻底悲伤。

我缓缓讲完哥哥的所有故事,喝尽杯中酒。

这时,大雨滂沱的外面,出现了一声浩荡天地的巨响。

 

(八)

我喘着气,拼命跑到外面,眼前是一眼望不尽的海子山。我看到远处的远处有一道金光。

“山宝,把你的那台摩托车给我搬出来!”我冲孙子大喊。

“可是,爷爷!现在下雨!”

“那摩托车是老子给你买的!快点!”

一分钟后,我独自骑上摩托,冲入了风雨中。

 

(九)

金光是石头迸泄出来的,若去除金光,石头救只是海子山普普通通的石头。有棱有角,巨大。

我用石头语和她交谈。

“你是!”我看着她,表情复杂。

金光石头沉默了很久,我就一直在雨里等她回话。

“补天石。”她最后说。

我终于听到了这句话,拼了命地往回走,把哥哥带了过来。

哥哥你看啊,海子山千海万石,是补天石们隐藏自己的绝妙之地。哥哥你摸啊,这就是补天石,在咱海子山待了好几百年了吧!嘿!嘿。嘿……

哥哥。

《【行走日志】Day9黄亦鸿:石头记》上有4条评论

  1. 主人公名字取得好,充满乡土气息;文字低调不奢华,娓娓道来,不煽情却感人。小伙子,不错哦!

  2. 又读一遍,文中的火印是无数山里打工族的生活写照:他们带着幻想远走他乡,总以为外面遍地是“补天石”,却不知“补天石”总是被有准备的人轻而易举取走,而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劳作一生,潦倒一生,孑立一生。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