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9曹明雅丽:石头记

-你所见到的真实都是假的。


我执

1.罗睺

我认识一个小石头,算是我几万年来的唯一一个朋友。

小石头其实比我老了两百多万岁,但他实实在在是块过分天真的石头。于是我“小石头”“小石头”地叫了几千年,也便成了习惯了。

记得七千多年的那天,海子山的天是瓦蓝瓦蓝的剔透的颜色,云低低地压在山顶,似乎在拼命掩饰着什么。我突然出现在这里,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那个…您可以移动一下您的尊臀吗?”屁股底下有个声音细声细气地说道。

“呃?!!谁?!!”正在思考哲学三大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我成功地被吓了一跳。

“那个尊贵的罗睺殿下…我是您尊臀下面的石头…”屁股底下的声音继续好脾气地解释。

“你能看到我的法相?!”即便我还满脑子混混沌沌,但本能的警觉让我释放出阿修罗王的威压。

“那个…您能不能先起身…我我我…有点喘不过气儿…”石头喘一口说几个字地终于说完了一句话。

我皱皱眉,利落地起身拍了拍衣角,往旁边走去。

“喂你不…”小石头话还没说完,刚迈几步的我就被一股力量狠狠地弹了回来——

“!”我想都没想便祭出法相,人身蛇尾的虚影出现在身后,张牙舞爪地冲上前去——又被狠狠地弹回来。

这一下更激起了我的血性,法相的四只手臂化为实体,身后是浓厚的黑暗,深邃得使星月失色。

“你出不去的。”小石头闷闷地说,“你从阿修罗道到人道,是受法则管制的。”

“呵!法则!我用三千年从极寒地狱到极热地狱,又用三千年从极热地狱到饿鬼道,面对美食却吃了三千年桑烟,面对净水却饮了三千年酥油味。再入畜生道,做蚍蜉做蚂蚁做蚯蚓做家豚做大虫做鲸鲨…三千轮回毫无错处潜心布施。后又入人道,从不杀生,清晨第一件事便供烟渡地狱饿鬼,早餐完毕后每日转白塔108圈,虔诚修佛,并无二心。可就是因为一点贪念,万年修道一笔勾销,把我关在阿修罗道混沌界至今已有三千年…六道轮回!法则世界!就给我这样一个答复?!”

“你…那不是就因为有那一丝贪念嘛…”小石头呐呐道。

“呵!贪念!我的贪念不过想要地狱成空!”

“这…不也是佛祖的目标吗?都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佛祖在六道轮回之外,又何谈入地狱?!你看他冠冕堂皇、岸然道貌,嘴上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又有谁真正空了地狱?!一边说“众生平等”,一边又要一棒子打死六道的善恶,一边说“普渡众生”,一边又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众生”身上!可笑!他凭什么说自己“无我”?!这种诳语本身就是“有我”啊!况修行本为超脱六道的自我愿望,那超脱之后又成为法则的“无我”工具,这本身的意义何在?!”

小石头没说话了,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我“啧”了一声,嘲讽道:“我可忘了你也在六道之外…又怎会明白我辈情之所钟!”说着我低低地一笑,祭出法相用手指在小石头上刻了两个字:“我执”。

我轻蔑地笑道:“我执于此,你不必劝。让你这样四大皆空的轮回外物感受一下我们这样卑微生灵的七情六欲,哈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

小石头没说话,只低低地闷哼了一生,看来“执念”给他的痛苦,不比给我的小。我突然有点开心。

就这样,我一个轮回里的失败品,和一个过分天真的轮回外物在这一天相识。初次见面,并不愉快,我戾气太重,小石头又见识太少,我们都觉得与对方“道不同”,只是我太较真,一定要争个输赢,说出来了,小石头太宽容,不在乎得失成败,也便什么又都没有反驳。

 

我们都不会知道对方在未来几千年如血亲挚友般的陪伴。

 

2.石头

我认识一个阿修罗,算是我几百万年来的朋友。

这个阿修罗是那一道的王,叫做罗睺。罗睺的法相是人身蛇尾的四手怪物,情绪激动的时候上半身会化作黑暗星去蚀日蚀月,唯有下半身的蛇尾上的鳞片在闪光,在深邃的法相里熠熠生辉,故尔也被称为“流星之王”。罗睺是个好孩子,除了一点,他执念太深、戾气太重。

罗睺老是说我太过天真,可实际上那些大道理我都明白,但我不懂,不愿意懂。罗睺说我是轮回外物,不知道什么是“我执”,可其实七情六欲我都有,不过是身不在六道之内罢了。我不是佛祖大能,我的存在不是我能改变的,我想改变的又从来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其实罗睺没有想过,当一个生灵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呆上百万年,每天只有风吹日晒,那他就不存在执不执了。从未有过希望,自然也不会有失望。

罗睺的出现是我生命里的意外,如果没有他,或许我会成佛,又或许我只是泯灭了灵智,成为了毫无意义的法则工具。但当他在我身上刻下那鲜血淋漓的“我执”时,我才突然明白了存在的意义。

佛没有意义。

修佛只有程序,没有意义,他告诉你要修行,要遵守很多规则不能犯错,要入天道,要超脱六道成佛,但他从没解释过修行有什么意义,成佛有什么意义,地狱空不空有什么区别,普渡众生是不是众生想要的…他以痛苦相逼,告诉你“如果你不…你就会…”。他依靠的不是人本能的向上向善的心理,而是利用了人的欺软怕硬、趋利避害。

修行本身没有问题。至少那些“不杀生”、“勤放生”的规矩是好的。但这种无意义的事总会被有心人赋予特殊的目的。就像法则一样把他当作工具。这种利用机制本身就存在不合理性。

我很多都没有跟罗睺说,在我看来他只是个中二期的孩子,他不需要懂得太多。那种少年轻狂的执念本身就值得珍惜。我不希望这种少年人的骄傲被现实狠狠拍下。

 

罗睺老是叫我“小石头”,其实我有他的五六十倍大,罗睺总把我当脆弱的小孩子看,不惜耗费灵力祭出法相为我挡风遮雨。罗睺很可爱,每次把乌云雷电驱散的时候都说,是因为怕他刻的字被磨平。可他哪里知道,真正的执念刻在心里,永远不会被时间磨平。

 

罗睺只能在我身边范围十米的圆里活动,我告诉他这大概是因为法则的限制。他头几年有点焦躁,老是想想法子出去,后来死心了,就每天跟我聊聊天、看看夕阳和星星。

若我现在真有执念,那怕就是让罗睺留在我身边每天陪我聊聊天、看看夕阳和星星吧。

 

3.罗睺

才来的几年我一心只想着出去,丝毫不关注其他,小石头一直劝我,化成人形跟我聊天。渐渐的我习惯和他一起每天聊聊天、看看夕阳和星星的时间。过去我只知道使劲向前冲冲冲,丝毫不顾忌沿途的风景,现在小石头跟我说,真正珍贵的东西就在生活本身,抛去修功德、实现愿望,想要快乐其实很简单,反倒是“我要去天道里享受快乐”的这种愿望本身造就的贪念会让人不快乐。

于是小石头问我:“那你现在还有贪念吗?”我说有,其实就和以前的“地狱成空”的愿望一样,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意愿而活,而不是无知地被一种机制逼迫着往前走。路只有一条,走的远或近不应该有尊卑之别,而只是你看到了这样的风景,我看到了那样的风景,如此而已。

小石头表示赞成:“每个生灵都不应该被某些东西建立的机制所强迫,而应该去自动遵循由其生来具有的良知组成的法则。存在就是意义。”

可我在这种不知岁月的快乐中总有一点惶恐。我不知道时间能不能给我永远,我觉得快乐都是我偷来的火种,总有一天我会被鹰啄尽五脏六腑。

 

 

那一天终究来了。

莲花生来到了海子山。

他宝相庄严,持着五股金刚杵,脸上是高高在上的悲天悯人的神色。

他淡淡道:“罗睺,你可知回头?”

我长笑一声,道:“无怨无悔。”

莲花生的眼里是目空一切的淡漠,他象征性地叹了一口气:“罗睺,你心肠不坏,又早有慧根,为何不回头是岸,皈依我佛?”

我垂下眼,默默站在小石头前,祭出法相:“无怨无悔。”

莲花生脸上流露出一丝可笑的不忍:“罗睺,你可知若你回头,西方极乐世界必将是你的归宿?我甚至可以破例让你把你身边这块小石头带上。”

小石头看我神色似有微动,大叫:“罗睺!你…”

我示意他别说话,盯着莲花生无喜无悲的脸,缓缓地、一个一个字道:“无怨无悔。”

莲花生一愣,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举起五股金刚杵向我挥来:“你可知道法则?!违背法则的生灵,不论是谁,都得死!”

我把法相催动挡在小石头前,以肉身直面五股金刚杵,神色淡然:“无怨无悔。”

刹那雷声大作,浓厚的乌云从西方的天空铺天盖地地笼罩而来,大雨倾盆,天如覆河。

 

痛!撕裂的痛!在五股金刚杵的金光下,我看到大雨中小石头上被血色浸染的“我执”那样耀眼——白亮白亮的闪电刺入双眸,我倒在雨中,哈哈大笑:“小石头…我罗睺…无怨…无悔!”

 

4.孩子

又过了一万多年,海子山的天仍是瓦蓝瓦蓝的剔透的颜色,云低低地压在山顶,似乎在拼命掩饰着什么。放牦牛的孩子嘻嘻哈哈地冲上山坡,一下子被这无边美景迷住了

—— 东方的天边,那背后有着怪物虚影的红衣少年笑着看着身边的灰衣少年,阳光从远处的雪山反射而来,显出七彩的颜色。

 

孩子揉揉眼睛,再睁眼时只看到满地的碎石块躺在蓝色的海子边,料峭凌厉,像是碎掉但没有弯折的尸骨。

东方的天空中,似乎有流星的亮芒一闪而过。

 


小资料: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