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9 曾戈:石头记

Day9 石头记

第四纪冰川末期,大陆东侧。
最后一块冰球融化,曾经的冰川只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坑洞,旁边是被削到只剩下碎石块的山川。
冰期的寒风还在肆虐,海子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褶皱。一块被沙砾打磨光滑的石头,一圈一圈,被风抬着滚进了海子里,激起了一阵波纹。
波纹随即散了,又来了。散了,又来了。
石头,就在波纹里。散了,又来了。

公元1983年,四川甘孜。
行吟的僧人慢慢悠悠地攀爬着,泛白的胡须下,口中是打油诗。
转过山脚,僧人猛然惊叹。“是你!是这石头!”僧人抬眼望去“都是圆的,都是圆的!神,是你吗?”
僧人跪在碎石上,向着山开始祷告。石头摧残着僧人的膝盖,刺出一圈一圈的红印。他没感到痛,他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寻石的一生。


公元1912年,广东。
辛亥革命的暴风席卷全国,就连在这个山上的小寺庙也不例外。
“师父,我下山看到下面的人都把辫子剪了!”小和尚跑进来大叫着。
“嗯。叫你买的东西都买了吗?”师父摩挲着手上的石头问道。
“买了!”
“好,你去收拾下东西,我们明天出发。”
“去哪啊师父?”小和尚挠挠头困惑地问道。
师父低头看了眼手上的石头,“去四川找一个人。”
“谁?”
“一块石。”


公元1817年,四川甘孜。
远方走来两个人。左边的高瘦,嘴巴被黑胡须盖的严严实实,脸上是一道一道岁月的波纹。右边的矮胖,牵着左边老者的手,小短腿走起路来十分费力,肚子上的小肥肉一甩一甩的。
老者眼睛一直盯着前方,扯着东张西望的小圆球,向山上走去。
“爷爷你看!”小圆球突然指向前方,“好多好大的坑啊!里面的水也好清啊!哇,这些石头都是圆圆的!”
“嗯。”爷爷带着小圆球继续向上走,一会儿便到了一片海子。
“你想到什么了吗?”爷爷指着海子问道。
“想到什么?”小圆球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没有呀,爷爷。”
“跪下!”爷爷突然大喝一声。
小圆球吓得跌倒在地,“爷爷……”
“我们是……”起风了,爷爷的话被风吹散。
风在肆虐,海子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褶皱。两块石头,一老一新,一圈一圈,被风抬着滚进了海子里,激起了一阵波纹。
波纹随即散了,又来了。散了,又来了。
石头,就在波纹里。散了,又来了。


秦惠文王后元十年,公元前315年,秦灭四川古国巴国第二年。
阆中县,古巴国地域。
秦国的士兵持着刀剑,挨家挨户踢开大门,翻箱倒柜找吃的和财宝。
“喂,干正事!把这些男的全部抓起来,送去北边修长城。”
万家悲哀,万家哭嚎。
《卢氏春秋》记载,秦惠文王后元十年,古巴国被抓壮丁五万人,男丁殆尽。
传说,巴蜀山神因为哀怜子民,将山上的五万块山石化为男丁,顶替古巴国壮丁前去修长城。等这五万块壮丁“走”到北边时,全部又重化为石头。秦王大惊,慌忙推迟了长城的修建。等到后来,这五万块石头成了始皇修建长城的基石。
再到后来,汉光武帝三年,这片长城一夜间忽然倒塌,五万块基石全部不见了。守夜的牧羊人说那一夜有很多人四散奔逃,就像一支大军一样,看身段都是壮年男人。
这一年,洛阳及属县增加人口三万两千,江南人口增加一万八千。


公元1983年,四川甘孜
等僧人回忆完,已是深夜,山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僧人想站起来,可是被碎石蹂躏的膝盖已经不允许他这样,于是他就伏在地上,慢慢地爬。
雨水点点滴滴打在海子的水面上,起了一层一层的波纹。
僧人爬到了一片海子边上,伸手捞起了几块石头,他摩挲着这几块石头,喃喃道:“老和尚,小和尚,小圆球,爷爷……原来你们已经回来了。”
僧人嘴上挂着笑,泪水混着雨滴在脸庞上汇流成河。
“回家了。”僧人侧着滚进了海子。
雨一直下,海子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褶皱。一块石头,一圈一圈,被雨水冲刷着滚进了海子里,激起了一阵波纹。
波纹随即散了,又来了。散了,又来了。
石头,就在波纹里。散了,又来了。

《【行走日志】Day9 曾戈:石头记》上有2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