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池】第四期 皮访贫老师:最怕你不见了

最怕你不见了

重新接管《澄池》是我没想过的。
《澄池》创刊一眨眼就20年了,这个名是我取的。那时候小小的校园里有个更小小的园子叫“澄池”——两栋二层红砖外墙木质地板的小楼,一栋是资料室,一栋是行政楼,并联着圈住一个浅浅的更小小小的池子,冬暖夏凉。我费了几许心力之后,就斗胆借用了这个小园子之名来做文学社刊物大名,觉得挺合文学之意——在红尘滚滚中用一池干净的水来澄澈心灵。

刊首语也是我写的,还任性地不合常规地写了两期。“缪斯独立,向善而生,拥有它,给青春一个支点”(第一期)

——这应该是当初办刊的宗旨吧;“触摸澄池,可触摸的具体,眼睁睁的消失,消失的是历史的容颜……虚拟澄池,能虚拟的形象,颤巍巍的浮现,浮现的是离骚的风韵……”(第二期)现在来看,消失的无疑消失了,浮现的未必浮现了。

20年来,《澄池》跟我渐行渐远终至于陌路。我记得它被评过全国首届中学生校园刊物“十佳”,至于我什么时候为什么放手了,我竟然记忆空白。

我以为它不过是我所有曾经中的任意一个,就此别过之后不再会有交集了,谁曾想“山水有相逢,春风入卷来”,兜兜转转,它又流到了我手上,这于我似乎不是用缘分能解释的了。

徐志摩说:
走着走着,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
开始埋怨 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
突然我乱了。
我想,我是最怕“你不见了”的那个人吧

《【厉害了我的池】第四期 皮访贫老师:最怕你不见了》上有3条评论

  1. 你写的文字,你附上的照片,以最大程度来弥补我们这些后来的长郡人对郡园过去的了解。谢谢啦!

张菲雪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