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1 曹明雅丽:猜火车

行走日记Day One 猜火车

17.7.20 天气晴 曹明雅丽

《途中》

绿皮火车像是一首民谣。

摇摇晃晃,木吉他声是车轮和铁轨摩擦的和弦。窗外的景物流逝得那么慢,却又实实在在地消逝着。

民谣是一种孤独,旅行也是。这是伟大的,盛景般的孤独,这种孤独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感,包含着“人生如寄”的迷茫,却决不消极。这是一种乐观的孤独,带着一种“以独处之心待客,以待客之心独处。”的禅味。如同余秀华那句诗:

“反正是绚烂,反正是到来

反正是背负慢慢凋残的孤独:

耀眼的孤独,

义无反顾的孤独

那些喷薄的力从何而来?

它不屑于月光

它任何时候都在打开,是的,它把自己打开

打的疼,

疼得叫不出来”

这种孤独是过程中的特殊体验。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熟悉到陌生,从浮华喧嚣到寂静悠长,在今天和明天之间,伴着似乎永不停歇的呢喃般的木吉他声和浅浅的哼唱,这种孤独感篆刻在血脉中,在途中蓦然流经全身。痛苦,欢愉,爱憎灭,生离别,我们匆匆或缓缓走过,经历着又疏离着。

窗外已是漆黑一片,让我想到一个词,夜凉如水。似乎即将想念一个人,又似乎有一个句子像彗星一样划过脑海,昨天,今天,明天,分分秒秒,岁岁年年,我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都在途中。

我从来不自诩爱民谣,更不自诩多爱旅行。但是总有那么一首歌,一次经历,只听了前奏,就有一种在途中的归属感。

生活的火车像是一首民谣。

摇摇晃晃,木吉他声是车轮和铁轨摩擦的和弦。

有的人陪着一起走,有的只能在身后给予祝福。我们似乎经历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大脑放空,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星星点点的悲喜划过胸中。

只有木吉他的声音无喜无悲。

只有生活的旅行仍在摇摇晃晃地向前,让你在民谣中孤独地老去,又孤独的重生。

那孤独热情又喧闹,让你忍不住淡淡地微笑,他们嘻嘻哈哈说着来骚扰,你也嘻嘻哈哈地招待去了。

那孤独沉闷又默契,码字的人跟你一样静悄悄的,但思维的触角还在继续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那孤独伟大又渺小。你看见荒原上的风之巨人,老旧的电线杆歪歪扭扭地招手,你在自然中,又在自然外,你在生活中,又在生活外,你在时间中,又在时间外。里里外外,你都显得卑微又骄傲。天空很远,也很近,你是天地间小小的一个,你也是他们间不可忽视的一份子。

都在途中。

 

 

 

《【行走日志】Day1 曹明雅丽:猜火车》上有1条评论

  1. 丫头,非常喜欢你将旅途中所遇到的风景融入到你所读的书、所听到的歌或是所看的某幅画中,这种情景的交融才是真正的抵达心灵的触动,这样的旅行才是真正的途中。阿姨也听陈鸿宇,他的曲他的嗓音,配上唐映枫的词,哈哈男男版天作之合!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