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3 李珺平:蜀道难


四川,一个我从未踏足过的神秘领地。虽不曾拜访过,却早已有所耳闻:四川的不麻辣不成活,四川的盛产美女,四川的熊猫基地等等。
四川盆地,一个被群山围绕的桃源。身临此境,才感受到蜀地天气的奇妙。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夏季夜雨更是无比人性化。
然而这里曾经与世隔绝,曾经洪水滔天,曾经地崩山裂。一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道尽了李白故土的险峻非常;一个都江堰,千百年来替李冰守护着天府之国;汶川大地震,举国上下拧成一股绳,向同胞伸出援手。在四川,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一方水土一方人,四川地势险要,被地震带穿过又被高山包围,十分凶险。这大概就是这里的人民乐观坚强的原因。
初读《蜀道难》时是偶然,并未了解李白的写作背景,然而“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一句滚过舌尖,却有一股滚烫的苦涩在口腔里弥漫开来。懵懂间似乎明白了,那苦涩的名字叫做无奈。天险如此,饶是你有盖世的武功、惊人的才学,也只能一阵感慨。人世间有些事情,那真的是毫无办法而身不由己的。
而今天在大巴车上,窗外风光胜似仙境传说,恨不得把每一处景都存进取景框。美归美,却也像带刺玫瑰峭壁蔷薇,美得险。这样的山地之中,是如何铺设道路的?是如何凿开隧道的?是如何建起村庄、安居乐业的?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并不仅仅如此。
途经饱受5·12大地震摧残的汶川,却并未看到想象中的一片废墟。公路边是早早开工的工地,起重机忙碌地工作着,金色阳光下连路旁碎石都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在城市的尸体上重建家园绝非易事也绝不舒心,汶川人民却干劲十足,路边还有许多红色的口号字样。深吸一口气,入肺的全是灌满了阳光的空气,温暖流遍四肢百骸。
在车上赶了一天路,本是单调的。没想到单是窗外景色,便已如此宜人。期待着明天的旅行,下一站,色达!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