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4 李珺平:见色达意



一、写意画——柔白染湛蓝
久居长沙,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对云的一往情深。
城市里的天空总是阴沉着脸,刺眼白光和灰色天空压得人直不起腰;偶尔放晴,却是无云才最美,如洗的万里晴空像是天空嘴角噙着的一抹微笑。
而自从进入川西,她用湛蓝的双手拂去了记忆上的灰尘。曹丽丽昨日说她是山之子,我也幸而回到了故乡。
这里的天空蓝得过分深沉,云却仿若舞者水袖,柔美轻盈。若仅是如此,也不足为奇。我知道,令我心跳如鼓的不是高原的高气压,而是这一群群迁移的云朵,浮于山上,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扯下一团来。却也没有人会真的那样做,因为它们雪白得不似人间之物,有着不可亵玩的纯洁。
天空沉静地蓝着,云自在地白着,两个色彩构成了一种浑然天成的大气。蓝天白云,简简单单的词语,却被色达重新诠释了一遍。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也许我仰慕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大气。

二、工笔画——大红映金光
进入甘孜,才真正感受到这里宗教氛围的浓厚。在车上远观沿途风景,隔几百米就会有金帆在青山上飘扬,象征这里是被选定的神山,一草一木不可侵犯;还有规模颇大的寺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导游超人哥哥告诉我们那些发光的屋檐均是镀金的,让我们啧啧不已。
下午来到色达三大寺庙之一的东嘎寺。寺庙也坐落在一座神山上,堪称宏伟,修建得十分方正。清一色的红墙,金色则细细勾勒出房檐的弧度,色彩的冲击伴随袅袅淡香带来一种肃穆感。
寺院里僧人们随处可见,可惜我们遇见的没有一位懂得汉语,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他们有男有女,有耄耋老者也有午匀之年的少年,却同样穿着简朴,肤色较深,眼角眉梢刻满风霜。但最大的共同点,得与之对视才能发现——他们的目光。无论双目是浑浊还是黑白分明,从中透出的都是一种坚定,仿佛在说他们吃的苦受的罪,均是心甘情愿,均是为了信仰。
我作为无神论者,一直无法理解宗教教徒。在寺院转了一圈,最让我震撼的不是那高高在上的金光,而是僧人们的眼神。是那金光映在眸中还是目光点燃了金色,我已分不清。只知道,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尊敬,油然而生。

三、摄影图——暗棕度血色
终于来到此行中我最感兴趣的天葬台,然而很可惜,此起彼伏的太阳伞和卷边帽中,我只能隐隐窥得一斑。且不说无知游客在现场的喧哗、拥挤甚至违反规定等行为,且不说我并未嗅到导游口中“浓浓的尸臭”,也且不说我没看完震撼人心的天葬全程。就谈谈我看来的那一个斑点吧。
上千的秃鹫盘旋于头顶,投下死亡的阴影。太阳在云端刺出的道道光芒都不再是金黄,也是阴的。随后,秃鹫得到信号,纷纷滑翔而下,聚在台边。我甚至看不见死者的遗体,因为秃鹫早已冲了上去,目光所及之处只余秃鹫暗棕色的羽毛。偶尔,在其中也会有血色一闪而逝。
我正在站在生命循环的现场。并不是别人口中那种如醍醐灌顶的大彻大悟,而是感受到了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任你是布衣百姓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任你是一贫如洗还是腰缠万贯,甚至,任你是人是走兽是飞禽,一切生命开始,便已遥遥地有了句号,格式统一绝无区别。物种之间环环相扣,都已融入彼此的骨血,互相依赖着,一损俱损难以分离。
天葬是为了将死者的灵魂度去西方极乐世界,我却觉得它还提醒了我们一点:众生平等。低级的无脊椎动物,或是自满于“智慧生物”头衔的人类,我们在大自然的眼中,并无分别。把自己看得凌驾万物高高在上的人,实为井底之蛙,愚蠢至极。

/悄咪咪碎碎念一句,我没给川西的景色加滤镜调色。美景就是任性啊( ´▽` )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