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直击】孔儒风:不必叹息

不必叹息

“我们走在单行道上,所以,大概都会错过吧。

季节走在单行道上,所以,就算你停下脚步等待,为你开出的花,也不再是原来那一朵了。
偶尔惋惜,然而不必叹息。”
——摘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这是我第二次读这本书,时间淌过数个日月,再拂过书页的手指也不再是原来的温度。
构成它的每个故事不长,零碎间倒也装下了整个青葱岁月,从《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到《开放在别处》到《青春里没有返程的旅行》,从头读到尾倒也就短短数小时,像是在重温,又像是在邂逅。
从语言上来讲,张嘉佳的文字并不能说是我最喜欢的,我比较偏爱长篇小说中那种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简单和豪气(加西亚的《百年孤独》,胡赛尼的三部曲,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类),读长篇小说是有一种回味,愈看愈入其佳境。而张嘉佳更像是细水长流,虽无我喜欢的大部头的深刻,也能有温暖的文字润泽心灵。
可能是因为看了同名的电影,我偏爱茅十八和荔枝这一对,在书中,茅十八没有死,但故事的结局比他的离去更令人揪心。茅十八的导航仪里那句“荔枝我爱你”,终究没说给她听,而稻城的天空,草地,流水,终究埋葬在时间里,如现实中无数对走散的人们一样,他们只能从对方的全世界路过。
这样的一个个人从书中出现,爱与被爱,离开。我不仅在旁观,也像在体验不同的人生,不用对社会有什么深思,不需要对生活捶胸顿足,没有什么负担,不过给心一个栖息的地方,这样,就好。
“偶尔惋惜,然而不必叹息”。路过全世界,终会寻着一个最舒服的自己。
“那一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跪在女孩前,说:‘荔枝我爱你。’
今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的影子跪在女孩的影子前,说:‘荔枝我爱你。’”
今天在微风拂面的窗台上,阳光恰好,白云依旧,我想对我拥有的一切说:“至少我已足够幸运”。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