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5黄亦鸿:这一片红

今天来到了五明佛学院,它坐落在群山中间平平坦坦的土地上。这里人很多,出家人和游客,出家人比游客还要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出家人大多穿红袍或是红褐袍,大多已剃度,他们面呈汉人所陌生的红黄土色,眼睛很明亮,只是不和游客对视。

我们排队坐车上到佛学院,目遇的是层层叠叠的红房子,忙忙碌碌的出家人,地地道道的讲经院。古人云:世间万物,目遇之而成色。诚如斯言。满目都是红色,出家人的红袍,房屋的红砖,纷繁入眼。每种红色还各有细微而美妙的千秋。我默默跟着看着,四周都是说藏语的出家人,一些指示牌也只用藏语书写。我又尝试了几次和出家人对视,但他们并没有看我一眼。我是说,不是对视一眼马上转移目光,而是彻头彻尾不曾看一眼。

好生奇怪哟。

接着看,看到出家人吃午餐。他们三五个关系不错的聚坐在一起吃。吃些什么呢?有红牛,有糙饼,有橘子片罐头,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饮料和食物。他们每个人最多吃两种东西,还有的只一罐橘子片罐头就解决午餐。从他们身旁路过,他们大多只是埋头吃,抬头的也不和我对视,眼光看着远处虚空中的某处。

继续走,从旁边迢迢的陡梯走上山顶,那里有很美的风光。沿路看见了一群农民工,看上去是搞建设的,他们围坐在一处,有抽烟的,有拿大水瓶喝茶的,有搬运着什么东西的。他们倒是眯着眼睛坦然地朝我们看。再往前看见三个藏族阿姨,一个坐在石阶上,一个倚在白栏上,一个拿着手机自拍,自拍阿姨笑得灿烂,另外两个也笑吟吟地看着她自拍。她们也没转眼看向我哪怕一秒。前进,看见无比空旷的远景:起伏的老山,片片山坡叠青泻翠;天上是逶迤的绵绵白云和令人心旷神怡的蓝天;远处是密麻而整齐的精致红房子;山下是摩肩接踵的红袍;再远一点看得到稀少人家。

到了山顶上的坛城。据说在这里转上一百圈百病皆能除,藏人们天葬之前会被家属背过来(抬过来)转上一万多圈,再送去天葬台轮回。坛城里的圆筒有金色的和彩红色的。有汉人和藏人在转圈,汉人大多步伐较快,而藏人大多细细缓缓地绕走着,有的手里拿有佛家手链,有的嘴里念念有词,有老人有小孩。

下了山,心里老想着今日所见种种,想着出家人们在藏歌中上完佛课,下课后潦草解决午餐;在山顶坛城郑重地、使命般地顺时针走一圈又一圈;面呈土色,却眼睛异常明亮;眼睛明亮,却不拿着它看红尘来人。

我若有所思,并未醍醐灌顶却渐渐理解了一点什么难以捉摸的东西。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与我对视不是因为自卑,在信仰面前我只是个俗人,藏语一窍不通,佛教但知皮毛,在藏族佛学的世界里根本不够看。我也知道,他们并非神经恍惚,每天在五明佛学院里洗心净耳,为信仰留在此地不断学习,没有红尘俗世的纷扰,何有神经恍惚之言?

我想,我猜,我自认为,他们是无视了我,无视了所有的游客。他们不认为我们的到来或者不到来与他们有什么相干。既然你们想来看看这里,你们就看你们的吧,我们也还是学我们的。我们不必有言语、眼神的交流。缘分应该融化在我们的擦肩而过中,而不是两种语言互不理解的为难里。有人说,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信仰在,那么内心定是坚如磐石。

他们没有看到我们。他们吃饭只是为了维持身体,保证佛学学习的正常进行。从小熏陶的信仰已经融在了骨子里。既然信仰在,那么内心再难纳他物。

红砖房屋,红袍的出家人,那是怎样的一片红色呢,我说不出来。反正让人知道,他们做着追求信仰的事情,妙之又妙,玄之又玄。而他们的表面是风轻云淡的,内心又却是熊熊燃烧的。既然信仰在,那么在那一刻,在每一刻,当他们别无所求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一切了。

《【行走日志】Day5黄亦鸿:这一片红》上有1条评论

  1. 仿佛跟你一起走了一趟川西!呵呵,想起那句“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