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溪记】张星怡:滔溪书事

  路有些长,穿过了无数个隧道,环绕了无数的青山,车窗外的天,苍白着颜色,缭绕着云气盘旋于数里外遥远而又飘渺的山头。这是我所生活的地方全然看不到的景象,这样自然到令人屏息。

这是无数人向往的美景,这是这里的人最想要走出的地方。

是不是每一份青山绿水都要以贫穷作为代价?我能明白却不能理解。这里的人被青山局限在这四方之地,向往能够走出这里,向往能够看到青山之外的天地,这大抵也是滔溪书事,在他们眼中,最令他们觉得幸运的地方吧。

去到那所学校的时候,学生们都很热情的迎了出来,从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泥操场上,从那头的教学楼跑下来,很兴奋地围绕着皮老师,说着有关自己,有关别人的事,激动得想让人知道所有的一点一滴,他们的生活朴素而充满着活力,闲暇时能看看书,做只有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这个年纪的天真而会做的事情。

我们随着指引到了那栋唯一的教学楼的顶层,“滔溪书事”的红木牌就挂在书房的门上,我们去时已经有很多学生在图书室里借阅了。是怀着隐隐期待进去的,有两间房子。前头的那间略显老旧,书架上都积了些许灰尘,满满都是岁月的痕迹。我没有细看,走到了里面那间人较多的房间——后来听老师讲,前头的那间便是学校以前的图书室,条件十分不好,许多书也都过时了,甚至还有文革以前的书。这样的条件,这些孩子怎么走得出去?对啊,不过总好过没有——人怎么能没有书呢?

里面的那间便是“滔溪书事”,这里书架林立,晕着黄色暖光的房间里,穿梭着许多抱着书本来回寻找的人。空间的缘故,书架间的空间很狭窄,但却给人隐蔽而又惬意的感觉。来往寻找的身影,都是充满求知欲的灵魂。我也循着书架从里往外走,又缓缓地踱了出来。书目很齐全,课外书籍,课内教辅都有,类型也很丰富,科学、人文都有涉及,我想,他们也许是幸运的,有这些书,这些美好的景色。

这些摆满了书架的各种各样的书,描绘着各种各样的世界,讲述着各种各样的属于我们或不属于我们的人生。或许是用另一种方式帮助这些滔溪的学生走出这方天地吧。老师说,用书来拓宽他们的视野,缩小他们与外界的差距。在现在这个物质如此丰富的年代,人们在温饱自己的同时,是否想到在另一些地方,许多的人向往看到另一处的天空?又是否能够给予他们?正如“滔溪书事”四字所书:滔滔不绝如溪水的传记,那种不断的包容、接纳与帮助。

后来,我想,书能够给予他们多少呢?但这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了。书中描绘的好的事与物给予他们许多美好的愿望,阻止他们在一个贫穷的世界里沉沦。可是如果沉沦了,也不过是从书中抬起头来发现这个世界的不一样。如果彼此相似,每日做着同样的事,有着同样的愿望,面对同样的难以跨越的现实,大抵会平静下来,不再折腾,安于此生了吧。

或许,他们除了书,更需要的是那些少于我们的机会,那些能够使他们看见更多的机会。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