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 胡天润:爷爷 饮食 钓鱼

爷爷 饮食 钓鱼

好了好了,不要再闹了,再闹也没有糖果的!况且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禁不住你们折腾(一边咳着,一边放下手中的旧茶碗)……啥?讲故事?嗳,怎的就不早,唉,只是……(陷入沉思,手头上抚摸着碗壁上的余温,低头不语)只是什么?诶,也没什么。只是不久他们长大了,不愿听我讲喽……(说罢,又望向窗外,阳光正好。忽地,一拍脑袋)唉!看我这反应!想着想着又想远了……好了好了,那我们还是讲故事吧。喂,那边A,B你们愣站着干啥,那儿咋的听得明白呢?坐过来,这儿还落着空座呢。

还是从我讲起吧。你们看啊,我呢,鼻梁不高,皮肤不白,为什么呢?不是我不爱干净儿,而是我们那儿,阳光日子多,阳光总是暖黄暖黄的,泥土也是黄的,吃得也都是黄馍馍,人的皮肤不就自然变成黄的了么?不像你们这里,大家喝牛奶,吃白面包,又老是阴雨天气,人的皮肤不就自然成白的了么?明白了吗?嗨,明白了就好,你们啊还挺机灵。反正不管皮肤是黄是白,不过就是一个吃黄馍馍长大,一个吃白面包喝牛奶长大,没甚么不同哩。什么黄馍馍怎么了,你过来点说,我有那么吓人么!哦,黄馍馍是什么!嗨好家伙,嘴馋了吧!其实也就这么大的面团,套上蒸炉,蒸熟而成。下次等爷爷我回趟老家,整几个回来给你们解解馋!爷爷我可不是小气人。

……

咱说到了哪?算了,甭管了,咱接着说!其实啊,你们别看爷爷我现在走起路,跟只风吹草杆儿似的,想当年,我可会钓鱼了,哈,你也会钓鱼?不错嘛,小家伙,那我们可有聊的了。不过,我那儿的法子跟你肯定不一样哩。瞧着吧,先找块池塘,寻着块坐地的空当,行到竹林里,折一根竹竿,不要太长,其它的树棍也能凑合着用,但竹子最好,轻便上手得很,再加上线,穿了弯针,最后别根狗尾巴草当浮漂,家里若有大公鸡,拔根羽毛也不赖。得了,鱼竿好了,就只消套上饵料,放线下水了。喂注意听,这儿有关键几步,可别整错了,这放线,近了,会挂岸边的树枝杈儿,远了,不沉,只悠悠飘在水上头,引不了大鱼。放完了线才是最看火候的时候。一呢,手不能抖,抖了鱼不上钩儿,二呢,眼要尖,浮标动了,要抓得准,三呢,要沉得住气,莫看浮标动了一动就草草收线了,等鱼咬了钩才起线,可别让煮熟的鸭子飞咯。怎么了,不喜欢吃淡水鱼,刺多?哈哈,这也不怪你,那鱼也不会甘心让咋白吃是吧!但我们那带常说,有刺的鱼,肉鲜;没刺的鱼,肉糙。那钓上的鱼,大家都会用来煮鱼汤。抹一点盐,拍打均匀,调点酱油,洒几条小青椒,下几片紫苏叶,焖一把切细的萝卜丝儿,加盖煮上一会。啧啧,我吃了这么多年的饭菜,也没觉得哪儿的餐食比得上老家的鱼汤,比得上咱一家五口人的一桌晚饭。后来跟着我长大了的孩子们来到了这边,也就再没有尝过那老鱼汤的味道了。如今我年纪也不小了,味觉总该有些迟钝,恐怕就算即使再回老家,也尝不出是甚么滋味了哩。

嗯,哟,时间不早了呢,快五点了,你们赶紧的回去吧,免得家里人到处寻你们……啥,再讲一个故事?唉,不讲了不讲了,我这老舌头可不同意哩。什么?再讲一个故事才走?好家伙,真是古灵精怪!行行行,那我就再多唠叨几句,毕竟他们都不愿意听我唠叨了,我也许久不唠叨了……快讲?我想想,嗯……其实呢,那鱼汤也不是做不出来,食材也凑合着买得到,只是我那孩子们可忙哩,挺久没陪我吃过饭了,一天我不也闲着无事么,整了一回鱼汤,但一尝,唉,真是舌头老了,尝不出滋味儿了。岁月不饶人哪……要走了?不多坐会儿吗?是我催你们走的?唉对啊,唉,瞧我这老家伙,那……行吧,你们先回去吧,明天记得还来玩儿,爷爷会多准备几张椅子,还会买点糖,你们想吃啥口味的哩?……没听见吗,那,算了吧,这儿还有点零钱,那我就每种口味都买上些。这些小家伙……谁知道呢!唉,怎么今天格外有些困倦呢,也许太久没讲过这么长时间的话了吧……去泡泡脚,缓缓精神,今晚可还得自个儿瞅瞅,这十五的圆月哩…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