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李姝慧 绿叶对根的祝福

 

绿叶对根的祝福

 

叶子的离开不是风的追求,也不是树的不挽留,而是一个生命的轮回。

我的祖奶奶于九十九岁高龄驾鹤西游,走的时候很静很静!几十年的坎坷历程,老人家早已习惯了以平静之心面对一切的艰难险阻!小时候的童养媳,到生儿育女时的骨肉分离,再到中年丧偶,祖奶奶的辛酸与泪水让多少人敬而生畏。

今天就让我以祖奶奶的身份回眸她老人家命运多舛的人生吧。

敬老院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男人正朝我走来,手里提着一些行李对我默默含笑,并深情地叫我一声:妈。这是我的儿子吗?记忆中的儿子还只有十来岁,仨小孩围着我一声娘前,一声前后的、、、、、、这孩提的叫声让我始终无法忘怀。

我六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我的丈夫,在他们家做童养媳。那个时候日子过得很是艰难,我还依稀记得冬天的时候穿着破烂的衣服光着脚丫去山上砍柴。他们并不给我什么吃的,拿几粒比石头还硬的蚕豆给我就算是午餐,有时候冷的发晕就卷着身子缩在树叶堆里发抖,也不敢回家。

我生过七个孩子,有四个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因为病魔夺去了生命。他们都说我眼睛下面有泪窝,大概就是那时候哭出来的吧。我很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孩子。

后来遇上国民党强抓男丁打仗,各家各户的第二个壮年男子都被抓去打仗。我丈夫是家里的老大,他不忍心看着弟弟们受苦,自己跟着抓壮丁的队伍就走了。可家里的老小也是丈夫的心头病,于是没过多长时间,他就逃出了营地,可又无路可走,四周的大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不知道怎么回家,他逃到了山上,躲在山洞,心里慌张又焦急,不知过了多少天,他竟出现在了家门口,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他变得瘦弱且无神。我不敢想象他经历了什么,但终归还是高兴的。

可喜悦的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我的丈夫开始身体不适,每天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可能身体本就不好,经过这一路逃跑的折腾,身体就更加的虚脱了。在当时家徒四壁的情况下,既看不起医生,也买不起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走了。

这以后的日子更是苦煞难熬。整个家的里里外外全靠我一个人,我没有念过书,家里又没钱,哪一天不是受着别人的压迫和欺负?我也想过不如就此了结此生,但如果真的这样,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们该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难道让他们一个个重复着我一样的人生吗?不,我不能趋于命运,我必须坚强的活着,笑着面对生活的苦难,三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了,往后的日子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是的,我以坚强、乐观、开朗的态度培养了幸存的三个孩子,现在他们都成家立业,生活康富。

我虽然老了,头发白了,牙齿掉了,没了记心,但我始终忘不了曾经的苦难历程。

蓦然回首,我的祖奶奶并不伟岸,但她真的很伟大。在那个年代她用自己单薄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庭,抚养三个子女,这让多少人望尘莫及。现在她走了——落叶归根,这不是一种生命的结束,而是一种品格的延续,她坚忍、坚韧、坚强的品格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她的这棵生命之树也将永远枝繁叶茂、四季常青,她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祝祖奶奶天堂安好!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