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董语嫣:唢呐匠

唢呐匠

敬老院的一角,一位老人静静的坐在窗前。远树凝寂,像极了泼墨的山形,衬出轻柔的暝色,滚圆的红日已经西沉,将面影隐没在黛色的山头。老人空洞的双眼注视着前方,没有焦点,枯枝般粗糙的双手摩挲着手中精致古朴的唢呐,静默无言,仿如一幅旧画。

老人平常并不大与其它老人来往,只常常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发呆,总仿佛在沉思,想些什么呢?却没人知道。然而常来敬老院的孩子们却是最喜欢这个老人的,因为老人讲述的关于唢呐匠的故事。

“爷爷,爷爷!你能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吗?”,几个孩子蹦蹦跳跳地跑进来,伶俐地搬来几把小椅子,乖巧地坐在老人跟前。老人坐在摇椅上轻晃,双眼仿佛幽深的古潭,望不见底。老人摸摸孩子们的头,微笑着,用沙哑的声音开始述说。

“在凤凰的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少年正坐在条石上,倚靠着一棵碗口大的梨树,他常常喜欢这样。树上的梨子早已黄熟,清香四溢,犹如发酵多时的醪糟被人揭开缸盖,迷醉的气息在秋日的阳光间流淌,西斜的阳光透过树叶,在少年的背上筛下几块斑驳的亮光。少年已经睡着了,梦中他来到一个缤纷多姿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只传说中的银狐经常来光顾他。它的皮毛洁白,柔软,泛着银子般的光芒。然而,一只飞鸟掠过,少年的美梦被打断了。年轻的唢呐匠感到阳光来到脸上,留下波动的温暖。他想睁眼,睁眼看看梦中的银狐和秀丽的风景。然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少年唇边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宁静中,他拿起身边条石上的唢呐,接着他把手探向另一个方向,很快摸到一块柔软的皮毛,竖立的耳朵,挺直的脊梁和一条粗大的尾巴。少年安心的笑了,低声说:“走吧,银狐,我们去寨子里吹唢呐。””

“啊!”这时一个孩子的惊叫声打断了故事“这该不会是那只传说中的银狐吧?”老人听后,轻笑着回答:“不是的,这个银狐是唢呐匠拜师时师傅送给他的见面礼,一件是黑唢呐,另一件便是一条毛茸茸的小狗。”半晌过后,老人继续讲述。

“少年最开始与师傅住在敬老院中,在师傅的教导下,年轻的唢呐匠记牢了许多曲目,有宏大的《凤凰》,有轻快的《百鸟朝凤》……,唢呐匠用心去演绎,尘封许久的心弦被唢呐打开了,像一块幽寂,封闭的林间空地开始被阳光笼罩,时间终于找到了流淌的方向。他的双眼仿佛从此打开,能够阅尽人间百态。唢呐声里开始有了情感,有了一股述说的味道,百转千回,动人心弦。第五年,槐花开放的五月,少年出师了,临行前师傅嘱咐他“好好吹唢呐,用心吹,当你把它吹得像流水一样动听,出神入化,银狐便会化成人形来找你。””

听到这,孩子们都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惊讶,“然后呢!然后呢?”孩子们迫不及待的追问。

“然后……”老人清了清嗓子,摆弄了一会儿手中的唢呐,接着说“唢呐匠带着一个美丽的传说,一身浓郁的槐花香,一条叫做银狐的白狗和一只黑色的唢呐,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回到了寨子。寨子里的人没听说过那一个传说,也没注意到槐花的味道,却见到了那条叫做银狐的小狗,它四肢修长,通体雪白,身上的毛色闪烁着银子般的光泽。人们看到,自从有了银狐,野狗便再也无法在少年身上下嘴,无论唢呐匠走多远的山路,路过多少陌生的山寨,也能平安通过。银狐像一道月光紧随主人,银狐是少年的眼,唢呐是少年的魂。”

“在人们的感叹声中,少年背着唢呐,握着点竿,又一次和银狐离开了寨子,去马那寨为一户罗姓人家的婚礼吹唢呐。当他们到达寨子时,圆月高悬在深蓝色的穹顶上,四溢的月色下,新郎透过朦胧的月光,看见一条白色的狗和一个人影踩着月光走来。明月照耀之下,唢呐声响起,那是一首欢快的《百鸟朝凤》,鸟鸣声从月亮上传来,顺着银辉洒落整个寨子。村子里的人都被吸迎了过来,音符跃动,鼓起的双腮充盈了幸福,人们听得如痴如醉时,唢呐匠开始吹奏那支最拿手的《银狐》。缓慢的叙述长调,通过跳动地音阶,少年仿佛间回到了那个梦境,银狐披着月光踱出树林,身上洒满柔和的白光,她掬起一捧甘甜的泉水,洗净双颊,一个长发飘逸的姑娘仿佛就在眼前。

唢呐声似水,跳动地在山间流动,咚啦嘟短……。人们听见月上的声音说,仙女下凡了…仙女下凡了…。唢呐匠吹奏过数不清的婚礼,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听过无数新娘的声音,却没有一个进入他的梦境,几滴晶莹的泪珠从唢呐匠的眼眶中无声地滑落。”

“婚礼还未举行,新郎的幸福就已经通过唢呐声,像月光洒落一地。热烈的气氛中,少年准备离开,却被告知银狐不见了,许是被哪个人家抱走了。“银狐会回来的”少年喃喃道,呆立在原地,望着那轮明月。夜深了,少年的银狐没再回来,唢呐匠只好拄着点竿独自上路。失去了双眼的少年踉跄地翻过山坳,走过空旷的田野,像一道不真切的幻影飘回了寨子。当天夜里,密集的月光下,响起了唢呐匠呼唤银狐的声音,那声音像短促的梦呓,苍凉而孤独。没人听过银狐的传说,寨子里静悄悄的,不为所动。“银狐,你回来呀!”这个声音像孤独匠人的内心独白,飘出了寨子,逸向远方。寨子外,土地空空荡荡,像梦境般松弛。”

故事讲完了,老人似乎从回忆中醒来,而孩子们却早已经泪水涟涟。“银…银狐会回…回来吗?”孩子们祈求的看向老人。

良久,老人低声地说:“银狐…一定会回来的!”,说完,老人向远山投去了辽远的目光,仿佛在寻找的什么……,等待着什么……。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