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董语嫣: 画心

画心

  萨特曾说:“生活在没有人去生活前是没有内容的,它的价值恰恰就是你选择的那种意义”。生活的重心是自我,每个人都应拥有塑造自我的权力,抱朴守真,恣意生长。那么每个人对于艺术最原始的认识当以特长的形式体现出来。

我很幸运,在那份纯粹的热衷从心中萌发时,父母并没有选择人为地去改变它,而是遵从了我的意愿。

就这样,小小年纪的我就这样开始了绘画。刚开始,所绘之物看上去不过是孩童的信笔涂鸦,一些色块与线条的简单相互叠压,交汇,当然还有不时天马行空所产生的“灵动之笔”,哈哈,那就连涂鸦也算不上了!如今的我再去看这些画时,时常是有些忍俊不禁。空旷的背景上,事物兀自存在,仿似有生命的建筑,高耸或敦实地长在大地上,这些是乔治.莫兰迪的艺术风格,不加修饰,亦不曾解释。或许,艺术家所追求的便是这番如孩童般明净简单的心境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懂得画为心生,纸卷与色彩的结合不过是一种美的载体和心的映射。初次朦胧的感觉,是看到我姨外公的画时。

老人年轻时是没学过画画的,那个年代的人,远不是我们现在的衣食无忧,平日里盘算着柴米油盐,哪有得这种闲工夫,然而老了,却有了这份闲,也就画了起来。老人学的是国画,尤其喜欢水墨山水,偌大的宣纸铺开,大小不一的狼毫笔伺候着,馨香的墨色就那么随意地渲染,勾勒,浓淡有致,层层叠叠,瞬乎之间,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行人二三处,行于幽篁间。好一个意蕴天成,山河乍现。老人告诉我,画画无需刻意,不过是借助纸笔,蘸着些浓淡相宜的墨色,偶尔也需要用些色彩,构图也无需饱满,意蕴深蕴之处无妨留些白,看画之人,也就便于此处得以“拈花一笑”,自得意趣!姨外公地时常地教抚,也就为我打开了一扇门,他让绘画以如此美好的姿态入住了我的生命中。

我曾为自己画技的拙劣而苦恼,也曾因无法沉下心来而短暂失去过绘画的兴趣,但终究没有放弃。那一笔笔用心的描摹,在宁静画室中将黑白的光影定格一盏油灯将灭的跃动,籍着柔和的渐变融入层层晕染的湖光山色,我的画笔,终究可以定格生活中无限的美好。

何为特长?我想即是能令我们忘我,用心去投入,而获得的能力。是一种力量,能让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些色彩,使得美好与生活获得和谐共存!

如今,生活的节奏加快了,久了时常会觉得茫然若失,佛偈有云: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以画笔来捕捉转瞬即逝的美丽,如此便好,特立独行!

1702班董语嫣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