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谢雪:诸神

《美国众神》在我读来是这样的。
当一切遮掩在真相前的雾霾散去,只余下破败残毁的诸神之像。
古老而残破的
神秘而血腥的
神圣却平庸的
亦或是各种新兴的事物,终究避免不了被取代,被遗忘。
可,
谁又不是呢?

“你崇拜什么,你就是什么。”
看见这封面上的第一句话便被吸引。每每看到小说不同的部分,翻开,瞥见,都会有不同的思绪。小说讲的是影子穿越美国心脏地带的疯狂冒险,他是个刚刚被释放罪犯,拥有一身小骗术。影子在因重伤害罪服刑三年后,因为妻子劳拉的意外死亡被提前两天释放。失去了家庭、妻子、朋友、也丢了工作,当一位自称星期三的陌生老头提供给影子一份跑腿工作的时候,他接受了,也陷入了谜团。
美国作为一个由各个民族的移民构成的国家,交织的文化和信仰,新科技的不断发展,“很多时候,这个国家的人们很难用‘美国人’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来概括”,诸神于他们或许只是一个愈发模糊的印象。当旧有的信仰被取代,神力日渐衰微的旧神也不过如社会底层市民,艰苦过活。星期三是北欧的众神之父奥丁,如今依靠行骗为生;奥丁麾下的岑诺伯格收起了战锤,在工厂做一个砸牛头的工人;非洲的蜘蛛神安南在游乐场经营一个小店;埃及审判死亡的阿努比斯和人合伙开了殡仪馆,兼职做法医••••••因为在这个时代的美国,他们的信徒已然凋零,祭祀当然也终止很长时间了,所以他们都相当地虚弱,和其他的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而那以媒体之神,看不见的手,电子之神为首的新神也明白,他们终究会被抛弃,会被遗忘。尽管他们信众众多,力量更为强大,但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只是创造出一批新神,而后又有一批取而代之。似乎没有什么能代表美国文化的本土神 。“美国这块土地不适合神明生活”。如是而已,像是为了争夺那稀薄得可怜的信仰,又有着星期三的煽动与密谋,新神与旧神展开最后的一战。
“感觉好像就要来一场暴风雨了,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暴风雨的压抑一直笼罩在影子的心头,在跟随星期三工作的时候,影子愈发感到不安,梦中不断出现的水牛——美国本土神,也只是不停的告诉他“想存活下去,你必须相信一切”。当最后关头,奥丁与洛基的阴谋被揭开。
“我更想做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来相信自己。我们只是继续活下去。这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影子
或许这场诸神之战只落得个血流成河,两败俱伤的结果,从中获利的也只不过是奥丁与洛基,从战争的混乱骚动和流血牺牲中获利罢了。诸神的信仰不会因此而多增一分,他们的命运与时代相连,却也都回被时代抛弃,在美国这片大陆的地底,在被遗忘者的等待之处,等待着被信徒永远背弃。
在影子阻止战争后,他开始环游世界。“一位老者从山坡朝他这边大步走来。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斗篷,下面磨得有些破损了,仿佛他已经旅行了很久。他戴着一顶宽帽檐的蓝色帽子,帽子摺边上斜插着一根海鸥的羽毛,显得整个人心情愉快、得意洋洋。影子觉得,他看上去就像个上了年纪的嬉皮士,或者退休很久的枪手。老人高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才是真正的奥丁———北欧神系里的北欧人奥丁。
“没错,那时的他就是我。但是,现在的我并不是他。”这位北欧奥丁是如此评价美国的奥丁。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