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张彦丹:读《活着为了讲述》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
活着为了讲述,讲述总需记忆,记忆起于生活,起于一种真实的生活之态。
欣喜的是,似乎生活在人群之上想象之中的马尔克斯,将生命中劳慰风尘、纪念美好的记忆之酒,将一生中或喜或悲、迷惘挫折的生活之酒,赠饮于我们,以一种真实之态——迁徙的村落衍生庞大的家族,各色各样的人群让现实与想象中的世界交错,千奇百怪的失态融进看似平凡的经历之中,给文学创作带来生活的启迪。
作者怀念午后三点的惊雷,也知道茉莉花有时浓郁得让人无法呼吸。
作者怀念这一座座城市,万物无需抵御时间,时间却为万物停留。
作者在生活的细细碎碎中贪恋文字的香醇,也在岁暮迟年之时从文字中饮出生活。
有时候会想,世俗是什么。只如厌恶世俗的人们口中说的追求繁华绚丽五光十色?是与平静自然完全对立的低俗之态?我想不是。世俗就是生活,有人嘲讽世俗,有人刻意抵触,每个人都活在世俗的框架中,只是有人可以从中饮到不一样的香味,如马尔克斯。他怀念,他记得生命中的美好与否,他看得见真正的生活——就是他看得见的。但他也知道,生活可以带给他什么。马尔克斯在书中写道:“怀旧总会无视苦难,放大幸福,谁也免不了受它的侵袭。”这样的幸福与美好,可以是外婆对于神佛鬼怪的信仰,可以是自己对于长大的青涩懵懂,可以是与青年朋友一起度过的迷惘岁月,可以是一种时代的变迁使一种繁华在另一种繁华彻底落幕……岁月的逝去,或许只是翻过的普通一面。可这些不知不觉牵动出的真实记忆,这样一种融进想象与回忆的世俗百态,就是弥足珍贵。
马尔克斯说:“人生苦短,有愤恨有怀念,只怕来不及畅所欲言。”
读生活,饮生活,只怕来不及畅所欲言。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