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董惟一:读《追风筝的人》

被谎言蒙在鼓里是悲惨的,而戳破谎言过后的伤害则更甚一筹。

“没有比盗窃更十恶不赦的事情了,阿米尔。”当父亲对阿米尔这样说的时候,他自己的良心是否咯噔了一下呢?他蒙骗了阿米尔,蒙骗了哈桑,蒙骗了每一个信任他的人,包括读者。这个巨大的谎言,无疑使他被自己钉在了骗子这个十恶不赦的耻辱柱下。

当他每天睁开眼,面对自己的儿子时,是否会觉得头顶上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正摇摇欲坠呢?他想必是为了这个谎言寝食难安的,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又敢做什么?他似乎遇到了戈尔迪之结,只是不敢挥下那决定性的又非常简单的一剑。但这无妨他作为一个功过相抵的好爸爸。因为他是阿米尔继拉辛汗以来的第二位人生导师。他鼓励了也影响了阿米尔,他对他的私生子哈桑也毫不保留地倾泻出了他所有的爱——这很不寻常,尤其是在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在普什图人和哈扎拉人之间,他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隔阂,这种“兼爱”的墨家主义精神,是到现在为止都很宝贵的;而他到美国后的“不受嗟来之食”的硬气,对待苏联侵略者的死亡威胁的不卑不亢,则恰好与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的志气相合。这些都深深影响了哈桑与阿米尔,都渗透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去。

然后,带着对祖国的眷恋,带着对孩子的思念,他因为癌症走了。这让我不禁想到了清朝文学家陈沆的“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位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场笑,一江明月一江秋”。世事无常,在他还未去往美国时,在阿富汗,他风光无限。跟国王,政要,上层人士都有一定的关系,似乎是一个具有一定地位的商人。然而,到了美国,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得重新开始,家业没了、房子没了、亲人没了、灵魂没了。当他咽气的时候,是否知道在地球的另一半,他建的恤孤院被塔利班轰炸得灰飞烟灭,数百个烧焦的灵魂死不瞑目地望着这个让他们伤透了心的世界?他们到天上相会时,会不会无语凝噎?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眼睛闭上了,飞出了心灵,就如同被割断的风筝,就如同追风筝的人。

谎言不仅仅只在个人,还在整个社会。北方联盟和塔利班的常年征战,让人分不清黑白,让人如同一株野草,失去了人性,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尊严。到底什么样的日子才会变得越来越好?不清楚,也许每个选择中都暗流涌动,都蕴含着谎言,让人看不清真相,沉浸在黎明前的黑夜。

谎言!谎言!我们似乎已经无力去面对他了,但我们仍有战胜它的希望——即使渺茫。我似乎可以看到那个奔跑着的哈桑,以及他说的那句话——

为你,千千万万遍。为信仰,因情缘。

愿我们都能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坚守自己的内心,愿我们都能在那块净土上耕种千千万万遍。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