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刘厚成: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读《暴风集》掘墓人:

 

 

当伤痕既已划开我苍白的皮肤

 

为什么刀刀淌过的血迹仍使我心悸

 

既然生命迟迟不肯咽下那口气

 

何必痴痴炽烈火热的痛楚

 

不是说只有慰藉才会勾起回忆

 

独处为何也有呐喊,撕心裂肺

 

 

 

仅是无以喘息的压抑和湿冷的后背怎能

 

仅是绞杀脖颈的窒息和闷热的气氛何以

 

竟冷却常以为高傲自满的心灵

 

是怎样的寒意使这灼热坚硬的山岩开裂

 

又何以用黑夜掩饰悲愤

 

 

 

如果我竟真是这块顽石,这黑夜的幽灵

 

尽管以此去救赎,去掩饰傲慢

 

就让我作维吉尔,毋宁使他人侮辱我

 

我自明白怎么一步步爬去地狱

 

就让我和这罪恶,这命运,这亡灵一起

 

我甘愿献祭这温暖我的火焰

 

此刻我甘愿是明亮之星

 

而我必以爆裂的光亮来宣泄我的不满!

 

 

 

 

 

 

 

 

我并不意味跟随风有什么过错

 

我不以为是用花香掩盖我的足迹,我的气息

 

像风翻开你厚厚的书页

 

我以盗的身份翻开你的抽屉柜子

 

 

 

当白昼降临,你恼怒于夜时

 

我谈论着大海、阳光、游艇和生命

 

我并不以为顺手拿走一两件身外之物

 

比偷窃尊严、权力、任性、人性的大人物恶劣多少

 

我深爱我独居的地狱的火海

 

 

 

我并不以为你抓获我有什么得意

 

或许你实际上并不是我的朋友

 

我们也许不是同路人,我的朋友,我并不愧疚

 

在善良的白色道路上我们相携而行,手挽着手

 

 

 

请不要缄默,尽管去数落我的罪过

 

众神早已摄走这法庭上所有人的灵魂

 

便驾驭着你的雷雨,紧握你的闪电

 

就好像你审判的我是个罪人

 

我甘愿以此博你一笑啊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