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年诗会】刘妮:最美的声音

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晚。第一次听现场版朗诵会,第一次组团听现场版朗诵会。

篇目中有我熟悉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有课本上的《大堰河,我的保姆》,还有少年的发声《中华少年》。让我觉得最美的声音,是《2017,长沙长沙》

长沙长沙,重复的两声,是呼唤还是呼喊?如同幼小的孩子,在叫着自己的母亲。

随后又想起,2017的长沙,发生了什么?我记得的,在我们中考后不久,“暴雨步步紧逼,密集的子弹射向长沙”。洪水,来了。

我记得那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去长沙滨江文化园。闭园了,因为洪水。我当时还在抱怨,洪水怎么这个时候还不退。不久我就为当时的自己感到愧疚。

回家后,看新闻才知道,境况多么糟糕。“一头头黄色的巨兽,亮出了凶恶的獠牙”。空间、朋友圈都在笑称:橘子洲头只剩毛主席的头像“飘”在水面上了。确实,橘子洲头被淹了,那么遇害的人又有多少?

以前也有在新闻里看到那样的惨况,除了收获一腔感动和忧心,心里隐隐溢出的庆幸。这是我第一次离洪灾如此近,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是猛兽口下不屈的身影,他们重新撑起河提,防止洪水摧毁整个长沙。

“见到你们时,是一组图片”。如诗歌中所说,我也只从新闻上看到那在黄泥中的坚强的身影。而像我一般窝在温暖的房子里的人,千千万万。看着那些身影,感动和一种复杂的情绪伴随着胸腔里跳动的心脏,压地我难以呼吸。

我们被他们保护着,他们是前线的英雄,我也想加入他们之中,可是我太弱小了,说不准还会成为累赘。

我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长沙人,因此不知道,原来长沙以前也遭过洪水的重击。而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长沙人,一批批为自己的家园奋斗着。

“等大家都用上电了,我就回家。张灿辉,这是你对老父的承诺和回答”

“朱健擦掉警徽上的泥土走来,姚建刚赤着双脚走来,刘兵推着皮卡车走来,列队的迷彩拖着疲惫的身躯走来……”

这就是我心中最美的声音,他们就是我心中最美的声音。最美的声音,就是这一个个不屈的、刚强的、血性的灵魂!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