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年诗会]邓可: 最动情处,信仰花开

。最动情处,信仰花开
——记新年诗会最美之处
1620 邓可
聚光灯暗下,又缓缓亮起。我们刚走过寒风苦雨,此刻坐在暖意融融的大厅里,望着舞台上一重又一重的显示屏,安静了下来。
我们在想些什么呢?最重要的莫过对朗诵会的期待,其次是各有各的心绪。今天干了什么?接下来又将会怎样?2017年做了什么?2018年是怎样?但我们来不及思索,我们选择让时间蛀蚀这些思绪,我们让脑袋放空,心中装下一份期待,眼里泛着光,一种追逐的光。
朗诵者们一个个登场——请允许我不称其为“朗诵家”,因为真正的艺术是不需要距离的,每个登台的人,似乎已洗去了表演艺术的铅华,与其说他们是朗诵,不如认为他们在为一个又一个非凡生命诉说着岁月的故事,光辉的故事,信仰的故事。苍茫林海,是鹰的归宿,更是鹰不屈于平庸生命的信仰;八百里秦腔,是百名青年的骊歌,更是中华儿女不臣服于外寇的信仰;春暖花开,是海子追求的生活,更是一个人期盼温暖的信仰。若没有对光明的信仰,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火苗燃不起我们内心的良知,融不了我们眼角的泪水;若没有对彼岸的信仰,海面上的白帆又如何屹立在我们心中,与滔天海浪一起奏响一曲动人心魄的进行曲?若没有对祖国美好未来的信仰,方志敏怎会在凄冷的狱中用一颗赤诚之心给每一个前行的人照亮漫漫长路?一场朗诵,没有读出信仰,仅是流光溢彩的喧哗;一种人生,没有把握信仰,只如无根飞蓬;一个国家,没有坚定信仰,所谓的过去,如今,明天,又何从谈起呢?
我们在想些什么呢?当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着激昂的声音扣击人心时,我们的心除了战栗,是否有一种对未来浑浑不知的羞惭?是否有一种向信仰伸出手来的渴望?当那些似乎已逝去的人,已翻页的事,再一次被举起,再一次被呼唤,在那或浑厚或柔美或刚强或平缓的语调里,我们开始抹掉心中的灰尘,开始仔细地摩挲起曾经刻骨铭心的词——初心。
初心即信仰。
2018年,你将怎样?我在心中默念着,一直到走出剧场,走进学堂。我的脚步越来越坚定,因为我相信鹰的归宿一定是苍林,帆的目标永远是彼岸,因为我相信未来,相信未来我们的声音。我将坚定地走着,因为“一个有信仰的人生,不管成功与否,至少不会迷茫。”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