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王艺璇:读《孩子你慢慢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但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一书,却让我觉得,这话应是“女子本刚,为母则柔。”一个如此犀利刚强,豪气万丈的女子,在面对几张天使般富有灵气的孩童单纯的脸庞时,也会显露出一个母亲最真实的温软。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原始的存在。
而最原始的存在,也就是最美的存在。
小小的身子,厚厚的衣,头发揉上去细细软软,脸上还挂着鼻涕溜儿,却总露出一副深深思考的模样。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看他们追追打打叽叽喳喳,那样的场景令我思绪飘飞,想起自己的童年。
偷偷拿爸爸的烟往嘴里塞;骑着自己的小三轮满院子晃悠;一支粉笔,几根烟花棒就可以打发一个下午;抱着一大摞买来的动画片DVD和小伙伴坐在地上翻来覆去的看,结局早就了然于心,但看到正义的主角打败了邪恶大反派的时候还是会激动地蹦起来大吼大叫…
那时候总以为长大了的人,很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看到苹果落地,他们不再怀疑它落下的原因;西瓜咬入嘴里是甜的,却不再好奇它为什么甜。其实,不是他们什么都懂,只是他们习惯了。
习惯,是个奇怪的东西。我们悄无声息就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没来得及问你是否愿意,我们就这样养成了这个世界的习惯。红色蓝色白色绿色、桌子凳子被套床单、这是树,这是花,还有鸭子和鸟…可是,对于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人儿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如此陌生。为什么红色不可以是白色呢?水烧开了会冒泡,也很奇怪呀?安安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浪漫:“妈妈,你的眼睛,你的眼睛里有我,有安安,真的…”
那些我们早已觉得正常不过的事,在孩子眼里,多么奇妙啊。让我们就这样对视好吗?从你的眼中看到我的样子,从你的眼里我看到我的眼睛——它只有在注视着你时才那样熠熠生辉。
忽然又想到了那篇《放学》。安安在米勒太太家门前停下来,用圆滚滚的眼瞅着松树上的两只红毛松鼠。他们就这么互相瞅着,安静得仿佛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文章的结尾是:“在距离放学一个小时零五分之后,七岁的安安抵达了家门口。他把一根两米长的木条搁在地上,腾出手来按了门铃。”身为母亲的应台,原本总担心小小的安安放学不能及时回家,但这时候,她的心情或许有了些许变化。
孩子,你慢慢来。
无论你扎好这个蝴蝶结要用多久的时间;无论教你多少次才能弄清男孩和女孩的区别;无论是不是在给你念完这个童话故事之前你就已熟睡;无论你今天又闯了什么不敢说出口的祸…极其喜爱那篇名为《触电的小牛》的“低配版犯罪记录”中,安安和弗瑞第的最后那一段对话。明明是被罚扫落叶,黯淡的失望中带着些许新奇,不禁就心生怜悯与可爱了,那种“不知者无罪”似的天然呆,怎叫人不喜欢。
我们不需要拿着一个滴滴答答的计时器,在一个瘦小的孩子后面追着他:快点,快点儿。
让他们自己走吧。就这样慢慢的走,带着“初生牛犊”的孤勇,“白雪公主”的善良,“小飞侠彼得潘”的自由,以及“小美人鱼”的深情。
又是一个阳光浓似花生油的下午。在某一瞬间,我忽然找到了原来的那个自己——一个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孩子。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