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厚成:读《与神对话》

我没有把书全部读完便将之弃于角落里。以神的口吻来贯述心灵鸡汤?我自深不以为然。

这样一本书,仅仅是有看似深奥的哲理书的封面,大才比影视娱乐明星的假惺惺的推荐,既没有真正的哲思于智慧,又没有隽永清新的文字,如何能得意获得读者的青睐以混淆视听。

首先,它以神的对话形式的口吻颇有新意,让人眼前一亮。作者自身的经历和苦难遭遇也让人产生同情和信赖。这部书的作者本就工作于新闻媒体,制造噱头自然也是手到拈来,再加上出版界的顺风推船,这部竟也成为一部“名家著作”。但真正的问题不在这儿,我们都被迷惑了。真正使这部书“成功”的原因是社会趋势的必要。王守仁在《尊经阁记》中说:“崇邪说,尚功利,是谓‘贼经’”。人们对于金钱,权利,对于所谓“成功”的追求欲望已登峰造极,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所谓“成功学系列丛书”。而如果事业一事无成,生活乱七八糟,就会更需要“慰藉类”的成功学书籍。(注意!其本质绝非文学作品。)而《与神对话》便应运而生,来满足一类人的情感需求。

而这类人,必然都是输家,情感上,心理上的弱者。真正的强者需要自己去摸爬滚打,他需要的是引路人,而不是路边慈祥的老太婆。强者专注于去想怎么走好自己的路,而弱者专注于去担忧路上会有什么困难,从而落入自己设下的陷阱。

当然,时代只会留下真正的优秀作品。大浪淘沙,为迎合大众而献媚奉迎的丑角不可能被后人预见。我几乎可以担保,二十年之后,《与神对话》必已被世人遗忘。文学应是灵魂的召唤和震撼,而不是打着所谓“天人合一”的幌子招摇撞骗。我相信一般有见地、有远见的读者对于此书也不敢恭维。

作为年青人,我们享有热烈而美好的青春,倒是应该学一学作者对生活乐观、积极的态度。虽然我并不建议用崇教作为情感的寄托,把虚无缥渺的神明作为自己的信仰,但我认为我们确实应该能扛住压力,面对挫折。年青的心灵很容易将情感过度放大,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所以革命总是由性格更为偏激的年轮人发起的,但对于年轻人自己来说,学会冷静是必不可少的一条素质。

此外,提高自己的鉴别能力,有自己的主见是作为一个有思想的人的前提。我们应该冷静地吸取阅读书目中的精华,辩证地理解作者的思维。这才是作为一个读书人应用的素养和能力。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