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刘厚成

以学鸠的成见

芥然跃入庄周的梦里

喻于麋鹿、鸱鸦的腔调

冷冷映在世纪的镜子上

阳光从象牙塔上投掷

切割玻璃的晶莹

倒置在红木椅上的竹筒

欣欣然撒落一地

 

黑白执子与谁煮酒

共论坚白同异

风吹众窍,请听我哭泣

华夏的眼睛以大地的模样

躺过五千年的江河

五千年后的我像没有母亲的蛮夷

听见苇草也在梦里

他愿寻找我笨拙的智巧罢

尽管拥我入怀

 

梦里的刀剑铸成高楼

听过几十位哲学家的呼吸

为何学不会跪着恸哭

哪怕这么多岁月砸过去了

我听见水泥石墙的悲歌

两堵守望的古墙

谈婚论嫁

像牛郎织女遥隔天河

石墙间住着厚厚的空气

 

一步进退无非生死荣辱

我从塞外春天跨进石头

住进一座古钟

才真的寻不见时间的踪迹

听见钟声撞响

庄生还是如此如约而至

他总假称领悟了大道

却止不住对我的冷嘲热讽

 

我从幻境中冷然抽身

怎么恍惚着就过了晌午

忘掉梦里的陷阱

忘掉庄生的玄妙理论

我错过小店的黄酒

我走上另一条小径

去买碗酒喝吧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