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张静远:读《孩子你慢慢来》

一个阳光浓似花生油的下午
难得的假日。
小憩片刻,杏色的闹钟在下午两点准时打响。我伸出一只手摸索,掰上闹钟的开关。我连忙把手缩回被窝,窝在被体温拱暖了的被子里,安闲地闭上眼,有些不愿醒来。
两点一刻,意识渐渐清明,我直起身子,推开被窝,拎起床边的外套,踏上地板上的拖鞋,拿梳子梳顺我略显凌乱的头发,再洗一把温水脸,我拉开窗帘,阳光从向南的窗户透洒在我的书桌上,金黄斑驳。我抽出书架上那本不算太厚有书,坐在书桌前。阳光正好打在封页上,微微闪着光,我轻抚上面那六个字——孩子你慢慢来。
三点半,隔壁房间的妹妹开始哼哼唧唧,妈妈似乎还在昏睡,于是如同撒娇一般的呢喃声转为委屈的嚎啕大哭。我匆匆抽出笔袋里的一支笔,搁在我看到的那一页,然后起身,跑进隔壁房间。房间开着油汀,朝南的窗户被一棵大银杏树遮去一大半,另一小半留给午后的阳光,投影在地上,金灿灿的,暖融融的。我抱起摇篮里的妹妹,让她趴在我肩上,轻轻地拍打,踱着步子,转头看向妈妈,许久未睡上一个好觉使她的眼袋加深,她惺松着睡眼,看着逆光里她的大女儿抱着她的小女儿轻轻地哄着,干涩的嗓子里冒出了一句略带沙哑却幸福的“谢谢”。妹妹安静下来,我把她放在床上,搭好她爱玩的“健身架”,俯下身子对她说:“乖呐,自己玩好不好?姐姐看书去了。”她伸出她满是口水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毛衣领口,不让我走。
四点五十,妈妈在隔壁房间里叫我:“姐姐!你休息一下吧,来看看我们学习爬。”我伸个懒腰,望向窗外。依旧是冬天,太阳落山有些早,这会儿阳光投影的面积又大了些,天也渐渐有了些凉意。我推开房门,只见妹妹趴在她的小垫子上,两只手使劲撑着,努力把自己撑起来,小脑袋也执着地抬着。妈妈轻轻推了推她的小脚,往前送了送,她便犹豫着扭动她的小屁股,还真有点儿“爬”的意思。我和妈妈拍着手大叫:“你真棒!”于是我不由想起,书的扉页上,华安踩着满地的落叶,下面是一行手写字——长长的路,慢慢的走。妹妹累了,妈妈把她抱在臂弯里。她的小脸涨得通红,但眼睛依旧瞪得溜圆,并且一眨不眨地望着阳光照来的方向,不知怎么的,有句话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你眼里有光。”
六点整,我抬起头,目光所及之处已没有金黄色。我低头,压压书脊,目光正好落在“又是一个阳光浓似花生油的下午。”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