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王骐宇


那年春天,桃花开得特别旺,桃花开的时节,便是琪的生日。
琪的舅妈怀孕了,却仍然挺个肚子来给琪过生日。那年琪五岁,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地观看大肚子。摇摇晃晃的烛光里,舅妈的肚子鼓得像个气球一般,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戳得肚子一上一下的。琪实在忍不住,想知道肚子里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他便甩了一只拖鞋过去,祈求得到回应。肚子里的小东西没什么反应,舅妈却疼得大叫起来。火冒三丈的爷爷板着脸冲过来,抓起爸爸的皮鞋,狠狠地对着琪打。
“你错了吗?”
“我哪里错了!”
泪珠顺着琪透红的脸颊流下,可琪怎么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挨打?
窗外,桃花随风飘扬;窗内,淘气的琪瑟瑟发抖。


盛夏的阳光洒在学校的草坪上,今年春天刚钻出来的的小草反射出鲜亮的光泽。
一张旧课桌靠墙,一只腿站着,两旁,两位刚踏进校园的孩子在玩耍。
琪轻轻地推了一下桌子,想知道它是否放稳。桌子骤然倒下,琪的眼中划过一道阳光。朋友的手上划出一道血印。朋友的脸上,双眉微曲,嘴角下瘪,露出痛苦的神色。琪害怕地跑开了。
蓦然回首,朋友在阳光中哭泣。


银杏黄了,落下一地残叶。
班上的女生纷纷俯身拾起,拍尽身上的尘埃,将它们轻放于文具盒中。
自习课,班主任刚一踏出教室,教室里便沸腾起来。琪向柯借彩笔画画,柯爽快地把整个文具盒递给了琪。完成创作后,琪随手将文具盒丢还给柯。
银杏飘落,彩笔四散。
班主任踏入教室,被笔砸个正着。披着一身银杏大衣,班主任大声喊道:“谁的笔,笔是用来丢的吗?”
“柯的”琪说到。
柯低头不语,泪湿衣襟,默默地站到门外。
此时此刻,琪多么后悔自己的言行,他多么想向老师说是自己丢的。但是,恐惧占了上风。他怕,班主任撤掉他班长的职位。
琪默默地写下了道歉信,连着画的那幅画一起塞进了柯的课桌。


北风凛冽,寒冷难当,学校一年一度的跳蚤市场今天结束。
检查完卫生的琪踏入寝室,兴奋地亮出了手中的荧光棒!室友还未睡着,也纷纷秀出自己淘到的商品。红色的激光在墙上闪烁,黄色的荧光在手中挥舞。“你在哪个班买的?”“你这个多少钱?”大家开始聊起来。
北风呼呼的吹,门开了,老师进来了。
“这么晚了还在讲话啊,自觉站出来吧!”
这一次,琪没有退缩。他站了出去。在寝室楼昏暗的灯光下,在从窗口灌进的寒风中,琪清醒了。


又是春天,琪躺在床上,想着自己曾犯下的一次又一次错误。
后悔,沉思。
有时候,比起承认错误更痛苦的,是感情的破灭,内心的煎熬。
琪再也不会拒绝承认错误了。
琪也很少犯错误了。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