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炫:读《与神对话》

我不信神,因为信了神就要信报应,我不想信报应。后来我才明白支配行为的不是迷信也并非神仙,是自己,自己的恐惧,勇气远没有恐惧作用大。在这里,与神对话也就是与自己对话。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创造自己,我们的思想、语言、行为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所以世上没有什么对与错,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都是我们自己定制的边界,事物本质并无对错,只是事实而已。既然没有对错,当然也不存在所谓地狱,每个人的归宿都是自然。死亡也并非灾难,因为,如果死拯救了数以千计的生命,它还能被称为灾难吗?如果生只带来悲哀,它还能被称为欢乐吗?在死亡的那一刻,你将会认识到有生以来最伟大的自由、最伟大的安详、最伟大的欢乐和最伟大的爱。死亡是最简单的解脱。

书中说, 人类总是希望有神的存在,但如果神能切切实实地来到他们身边,甚至说进入他们的生活,他们便会觉得这个不可思议,很荒谬,“观念太过美好,所以不敢接受。”其实我们心中就有神,如刘亮程所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早晨,到了时候他会自己醒来。与最真切的自己对话,才能进步。

书中,作者的语言,或者说是神的指点,让我感慨颇多。“别妒忌成功,别怜悯失败,因为你不知道在灵魂的权衡中,什么算成功,什么算失败。遇事别称其为灾难或欢乐,除非你已确定或见证它的用途。”告诉我对错是自己定的界限,我们无权对自己未经的事情下定义;“如果你们连一致同意停止相互残杀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又怎能挥舞拳头呼唤上苍来整理你们的生活?”世界和平要我们自己停止杀戮,世界是这个模样,是因为我们选择让它这样。矛盾的根源在于自己,也要自己去解。“妈妈是我与天使的第一次相遇。”等等……

生活中常会有人跟我们说,你听我的准没有错,久而久之,听从变成一种习惯,像被人操纵的扯线木偶,一颦一笑,都精准无误。在科技时代,最怕的不是机器像人一样,而是人像机器一样。如此般任凭自己的大脑成为他人思想的跑马场与机器何异呢?我们要听从的是我们的本能对我们说的话,而非世上大多数人将会对我们说的话。

我想,这也是作者写书时的想法。

“当你阅读它的时候,它也将会遇到你,因为我们都被引领到我们准备好认识的真相前。”神说。

“真正重要的不是我的故事,而是你的故事。将你带到这里的,正是你的人生故事。”神说

“没有时间,只有此时,没有时刻,只有此刻。”神说

“生活的总体是一个决定你的身份然后经验这种身份的过程。”神说

学生准备好的时候,老师会自然出现。期待与您的对话,我说。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