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张静远:读《与神对话》

这是我第二次提笔写《与神对话》的读书笔记。
我常想,读文学作品定是有感而发才能与出与之有关的文字。
我常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算创作地创作着——暮色无边,把窗户一条缝,听着窗外时有时无的风声,小马路上呼啸而过的鸣笛声,甚至是附近废品回收站中金属碰撞的声音,情绪如同开了闸的洪水,汹涌着将我包围,一切都变得格外敏感、格外柔软,在这样的环境里,不说感动别人,至少我写出的文字,足够打动自己。
可当我像往常一样,提笔写《读<与神对话>》时,笔尖像是被灰尘堵住了似的,干巴巴的,写不出什么来,待我数着数字挤完一版后,回头细读,看似深奥的篇章实则空洞,毫无内容。当我惊觉早已料到的这点后,提笔想要补救什么,却又自己放弃了。不是因为懈怠或是其他的什么,大概只是因为无力罢了——没有什么感受,又谈何来的力量。
其实初读此书,是颇有兴趣的,也许是看了译者所写的“前言”,也许是想看看所谓“能回答一切”的书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开篇的确有趣,从大多数人的情感角度切入,从而展开一系列与“神”的问答,可往后再翻,却味同嚼蜡,我甚至跟妈妈抱怨:“这怕是有精神分裂噢!“大段大段的文字,泛泛而谈,即使作为我并不感趣的哲学资料阅读,其感觉也与《苏菲的世界》相差甚远。
曾经闲睱时,看过一阵子大火的《欢乐颂》,其中印象极深的一段是有个女孩子工作与感情同时受挫,窝在家里看所谓的“成功学”书籍,却被精英邻居打击,直言此类书籍并不会使人走向成功。的确,成功需要心理暗示,可实实在在的成功是靠奋斗出来的,诸如此类的“成功宝典”或是“心灵鸡汤”顶多可算作激励失意者的“灵丹妙药”,但真正的成功者,一向对此嗤之以鼻。我大概算是除以上两类人外的第三类人,不靠这类书“起死回生”,偶尔读读也无伤大雅,可若是要我谈感想,也着实没什么好说的。
感谢黑夜,黑夜让人敢说实话。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