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北必读】李斯璇:读《东北游记》

你来找历史?

你来得也忒晚了。

不晚,刚刚好。

 

麦尔在荒地的时候,正是文化正在消逝的时候。东福米业在兴起,蚕食鲸吞着庄稼地。三姨说她死也不搬家。司机说:“有人开玩笑说,我现在都住在东福米业了”,可是没人笑。

文化大革命不知破坏了多少这片土地原来的样子。满语的摩擦音听起来仿佛马儿踏蹄离开。考古遗址变成了爱国基地,就连原始人也能和国家的富强扯上关系。

可他却说,刚刚好。

 

刚刚好,在乡下一切都还是生来就有,人人都是什么都知道。

刚刚好,有一个大人还能这样说:“要是我不为维系满语尽一份力,村里的孩子有一天会怪大人没把他的文化保护好,我也是个大人。”

刚刚好,意思就是不早不晚,恰到好处,最开始的文化依旧保留,而这片土地上被破坏的,也是历史。

 

哪一次不是刚刚好?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