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代爃榤‖读《渴望生活·梵高传》

侍奉上帝”(6—7)

    “这些营生对你都不合适温森特。”他的父亲说,“你的心在把你引向侍奉上帝的事业。”
    或许梵高心中并不是这样想的,在古比尔公司,他只是厌倦了向浅薄无知的中产阶级出售劣质的画片,忍受目空一切,十分幼稚的议论,他所心爱的艺术本身而接触到的却是商业艺术的丑陋。但他却确实这样做了。
    感觉自己好像无处安放。或许乌苏拉不喜欢的只是那个“古比尔的自己”。他不承认现实,更拒绝接受现实,只要尚有一丝希望。他没法将缠绕心头的缕缕情丝一刀斩断。于是,他抱着“侥幸”心理去“侍奉上帝”。
    他享受着乌拉苏给予自己的痛苦与思念,不顾一路颠沛每周去伦敦,只为那不知情的一眼。想得到的近在眼前,可明知道得不到,又是那样的遥远。“他总是归结于个人某方面的缺点,因而他应当努力纠正它,而纠正的方式有哪一种能比侍奉上帝好呢?”
    “侍奉上帝”只是一种手段,“成为出色的牧师”只是追爱途中的副产物。这不禁让人想起《了不起的盖茨比》,同样,为了追回心爱的女人,还不择手段地挤身于“贵族”之列,却不知一些事情是无法转变的。
     乌苏拉婚礼那天:他觉得心中有一根很细很细的东西折断了,断得干净利落。必须直到悲剧发生,看见自己所无力挽回的事情毁灭在自己的眼前。
     是的,不到黄河心不死。悲剧是注定了要发生的,现实他也不是不知道的,可他拒绝接受也拒绝承认。他,必须眼睁睁地看到希望全部破灭,天空彻底黑暗,才好一刀两断,心死个到底,死得直接了当,或许之前有多向往,反之便有多嫌恶。
     明知悲剧要发生,却仍然义无反顾。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相似的身影—荆轲。去他国行刺,还生的可能几乎为零,却丝毫不别扭,毅然决然地踏上不归之路。就如预料到一颗星星的陨落般的,这悲情,命中注定,只一秒秒地等待降临,给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遗恨与惋惜。唯一与之不同的是,对于梵高来说,这种悲剧是显然可以避免的,前方有两条路,他看得明白:一条未知,另一条却是满布荆棘。有趣的是,他选择了为自己心之追求而面对荆棘,向命运发起挑战,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粉骨碎身也浑然不畏。
    所谓“师从牧师”,所谓“侍奉上帝”?他从事神职的初衷只不过为了不向命运低头,向上帝证明自己罢了。这是一株顽强的幼苗,也是一株倔强的幼苗。他潇洒如鹰,在逆风中等待黎明,看似的逆来顺受,倒不如说是退一步寻找契机。
    “我天生就不认这个命吧。”或许在他的一生之中都在与命运抗争。终究遗憾的是他没有等到天亮的那一刻。
    与上帝抗争,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但他就是这样做了,就是要“飞蛾扑火”一般,不到彻底的黑暗,不会离开上帝,要抗争给他看。
    “侍奉上帝”,也可以尝试“踢翻上帝”,要看你心有多大。

《【读书周记】代爃榤‖读《渴望生活·梵高传》》上有2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