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佳璐||读《人类征服的故事》

整个历史就是一张征服与被征服的画卷——从爱琴海边的希腊诸岛开始,直到整个世界连成一片,白皮肤的西方人奏出血与火的交响曲。

如果有乐谱,那么宗教是主旋律。

人们都说宗教是传递爱与美,例如甜美而婉转的圣歌;当耶稣基督降生在马槽中,当无罪的圣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全人类的罪过就此清算完毕。神教导我们要悲悯、公正与诚实;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才有了慈悲的呼号,才有了被拯救的性命与心灵。不朽的骑士精神,时至今日依旧有人传唱。是宗教征服了愚昧未开化的心灵,是宗教的爱与美征服了人心的丑与恶。

可上帝的牧羊犬也有满腹黑暗的一面,对它治下的羊群虎视眈眈。黑暗深邃的中世纪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了我探询的目光。隐约间可以瞥见宗教裁判所的烈火,可以看见破败的教堂和愚昧的信众;我侧过头拉回眼,让他们自顾自地从我身边飞过。刻板而扭曲的清规戒律荼毒了多少人呢?教会与国王的权力倾轧伤害了多少人呢?遮羞布后原来是赤裸裸的丑恶与贪婪!在这种时候,我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上帝存在——愿上帝保佑你,还是,愿你的运气、金钱与家世够好?人类征服或被征服,每一个场上的人都不是赢家。

钢铁与蒸汽裹挟着新时代滚滚而来,发明创造与生物进化是神的挑战者;其实人类对真理的探求从未停息过!上帝在浩瀚的星空里竟然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世界在迷茫中被推向前,人人皆为教徒的年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人类征服了新大陆;征服了大自然;征服了地球,可宗教却后继乏力似地被抽空了征服的力气。当真理成为常识,神秘成为故弄玄虚,又有谁会愿意向神低下头颅? 可我想,当神圣纯净的信仰翩翩而来,我们是该侧耳倾听主的福音;我并非谋划着让众人都做教徒,只是心怀畏惧方能成就更美好的人生。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