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尹珺瑜‖读《东京奇谭集》

最初敲下这些字眼时,我正在努力回想那些人身上发生的故事,那些荒诞离奇的人生。我想这些故事一定不止一次发生在村上的生活里,”一次去酒吧听爵士乐钢琴手弗兰纳根的演奏,听到最后忽然心想,假如能演奏到自己最爱的《巴巴多斯》和《灾星下出生的恋人们》那就好了。正想之间,弗兰纳根果真就演奏了这两首乐曲。”另一个故事也是如此一般的巧合,去唱片店物色到一张名为《10 to 4 at the 5 spot》的唱片,刚要出门擦肩而过的一个男子忽然问:”you have the time(现在几点)? “——抬手一看钟表 “it’s 10 to 4.”答毕,不由得屏住呼吸。我和村上一样发出了同样的惊叹,真是巧合,我们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第一篇《偶然的旅人》仅仅只是开始,而随之而来的《哈纳莱伊湾》,讲述一个母亲的儿子冲浪时不幸被鲨鱼咬掉一条腿而死,但之后人们宣称曾在海边一个独腿冲浪者,但他的母亲什么也没有看到。以及《在所有可能找见的场所》里那个神秘消失在电梯24至26层之间的男人,20天后又离奇地找到,只不过丧失了这期间所有的记忆。这些一个又一个听起来玄之又玄的故事,让我开始慢慢相信这个真实的世界必然有一些不真实的存在,正如所有的偶然皆是必然一般。

这部短篇集里的碎片零零散散拼凑出一个不完整的世界——缺少现实。但脱离了现实才能有不一样的世界,这些荒诞的经历才能有它们的容身之处,要知道,我一直不相信所谓的命运或结局,我想人生本没有答案可言,正如这一个个的故事到结尾也并没有让人信服的ending。我想,一如既往的不可言便是荒诞的理由,也是思考的理由吧。

《天天移动的肾形石》和《品川猴》抛开它的浪漫与想象,剩下的骨架无非是生活的另一种姿态罢了。我努力去设想这样的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进而去猜测自己的人生轨迹是否会有所不同。最后的答案一定的肯定的,因为它们一旦发生,与你的人生轨迹交错的那一刻,你的一切早已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你妄想再去窥探未来会发生些什么,或者刨根到底想知道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无非就是命运的结果吧。但至少它总会给你留下些什么,像《品川猴》里的安藤瑞纪在最后失而复得自己名字时的一段话:”往后她将再次同这名字一起生活下去,那毕竟是她的名字,此外别无名字。” 生活总是所有偶然因素组成的必然可能,这话说起来也玄之又玄,但事实就是这样,不承认也没办法,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依旧在不断发生,而那些经历着不一样的人生的人们也依旧好好的活着。但对于这样不同寻常的经历,他们绝不是只像我们听了故事一样惊叹一声”真神奇”或是一笑而过,那些真真正正重要的东西(不可言的东西)却藏在他们的心里,它们一定在心中某个黑暗的地方熠熠发光。我想,一定是这样。

故事的结尾没有答案,正如一开始我翻开这本书一样没有所以然。我为何会看见这本书呢?也许,当我敲下第一个字眼时,我早已有了答案——忽然间浮现沈从文的那句”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又如宿命的必然”。一笑而过。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