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聂子钧||读《套中人》

契诃夫是个懂得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小说家。

读他的小说,如俄罗斯套娃,东西就摆在那儿,只不过你自己去打开,要是恰逢心境,说不定还会多打开几层。

嘿!一个套中人摆在那儿了,可是要怎么打开呢?

契诃夫引导我们,那些人都是活在套子里的,尤其是那个迂腐可笑的别里科夫!

可是何为“套子”,又要我们自己去打开了。

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一回:

试想身在高考体制下的我们,身边的一切甚至我们自己都在努力使我们相信:

不是说高考才是你迈入社会地唯一出路,而是说赢了高考这场仗你就会站在更高的平台,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说来讽刺,谁不是这样,一边欺骗自己,一边默默努力呢?

其实我是并不想将高考也列为这样一个套子之中的,因为存在即合理,人们只不过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即使找到,也不过是另一个套子而已。

既然这样,我只好选择接受而不苟同,参与而不沉迷了。

话说回来,我倒是挺喜欢别里科夫的。

至少别人不愿意承认的,他奉为真理;别人不愿意接受的,他化为行动。

在面对多数人的质疑时不会“重塑”自己,即使真话在“套子”中,也应该是可爱的吧。

至少他使人们发觉自己活在套子里,虽说不知道这个“套子”具体是指什么,却总比浑浑噩噩过完一生要强得多!

可我又迷茫了,或许这也是个套子!

倘若下次见到“别里科夫”,是该鄙夷还是感激呢?

鄙夷还是感激,这是个问题。幽默还是讽刺,这又是个问题?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