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李煦旸||读《当代英雄》

《帆》

莱蒙托夫

蔚蓝的海面雾霭茫茫,

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

它到遥远的异地寻找什么?

它把什么都抛在故乡?

呼啸的海风翻卷着波浪,桅杆弓着腰嘎吱作响……

唉!它不是要寻找的乐疆!

下面涌着清澈的碧流,上面洒着金色的阳光……

不安分的帆儿却祈求风暴,仿佛风暴里有安静之邦!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莱蒙托夫的作品,像英雄一样的诗作。这让我对他产生了由衷的喜欢。

《当代英雄》里的皮巧林,他想从爱情中获得充实,而得到充实的满足后只剩下戏弄的同情与空虚。不得不承认,皮巧林是属于极度浪漫的那一种人。他的天性是自由——连爱情也束缚不了的。但这也确实令人佩服——少见的洒脱和对自由人格的追求。

我本来很朴实——人们却指我为奸诈,我于是变得城府很深。我深深地感悟过善和恶;谁都不爱抚我,所有人都侮辱我,我开始怀恨在心;我变得很阴郁,而别的孩子都很快活,瞎淘气;我感觉自己比他们高明……而别人却把我看得很低劣。我变得嫉妒了。我本准备热爱整个世界的,——可谁也不理解我,于是我学会了仇恨。我的无花的青春就这样在和自己、和世界的斗争中流逝了。由于怕嘲笑,我只能把最好的情感埋藏在心灵深处;它们又在那里死亡。

这是皮巧林与梅丽在断崖上散步时所说的一段话。也许他并非出自真心,仅仅是为博得梅丽的同情。但这确实感人。从这里面,读出了皮巧林压抑的过往。误解、厌弃让一个原本充满光明的人变动黑暗。这都是这个不幸的社会造成的。黑暗、动摇,没有人格的自由,没有思想的自由。换个定位,皮巧林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叛逆青年。他追求朴实,却被逼迫得狡诈;他心怀善意,却被针对地只有讽刺与嘲笑。为什么他追求爱情,却又逃避爱情,更憎恶婚姻?我想这更多的只是他自我的一种释放,沉沦的消极,心态的释放。

至于最大的疑惑,就是书名了。“当代英雄”,难道指的是皮巧林?这似乎相距甚远。《当代英雄》写作的相关背景资料中说:“皮巧林是莱蒙托夫以与自己身份思想相似的青年为原型所创作的。”这也就是说,皮巧林是当代我国青年的典型代表。“他们……”时代的黑暗造成了青年一代的病态,年轻的声音有心而无力发。这是皮巧林的悲哀,是莱蒙托夫的悲哀,更是当代俄国青年贵族、当代俄国社会的莫大的悲哀。英雄不一定功成名就,但要为时代而发声。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