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唐瑜‖《人类群星闪耀时》

人性闪耀的光辉,似星辰,烛照人世,驱赶黑暗。
也许,只是电光火石间的某一瞬间,一颗流星,划过黑暗,划破长空,照亮了历史沉积无言。而茨威格捕捉了这流星闪耀的一瞬,他似一个秉烛之人,照亮了人类前行之路。
一、闪耀,是重创后的成长
田野的秋风,送来了歌德新的青春。这位伟大的诗人,肌肤为岁月所侵蚀,衰微却未及其心灵。他是怀着青春的热烈激情和对爱情的渴望,更是他与自己重新相认与重新开始。
似烟似雾,扑朔迷离,与少女的相识和分别让他痛苦,让他迷乱,让他饱受煎熬,但更然他找到了自我,在朋友对哀歌一遍又一遍的诵读中,他霍然痊愈。离别前的追逐,受挫后的自己所写的抒发心绪,也拯救了自己。
这位七十四岁的老人终于明了,放弃非分之想,完成使命,为文学长廊添光添彩。歌德在渴望与弃绝之间,在开始与终结之间,选择了后者。把激烈的情感,汇入浩渺的海洋,把个人的追求升华为文学的使命。他在创作中获得了新生。他是不安的“静”,是虔诚的教徒,也是伟大的诗者。一篇篇经典诗作,把哀诉定格成永恒。于是,人性得到升华,这颗明星闪耀于历史的苍穹。
二、伟大,脱胎于深沉的悲壮
日出之美,在于其脱胎于最深的黑夜。而斯各特的伟大,在于其富有英雄气概的向时代的发声和他英雄式的悲剧。
白色荒漠里,充满了不确定和未知,但勇士们为了自己祖国的荣誉,毅然挺进这荒寂的洪荒世界。怀着如炽的激情,斯各特写下:前进,为了祖国的荣誉!在前往南极的征程中,困难重重,但恰好是那些困难,使他们勇气倍增,在前往南极点途中,他们充满希望。但发现阿蒙森已到达后失望的归途,比他们想象的更为困难。呼啸的寒风夹杂着令人绝望的呼喊,似一首为他们而奏的悲歌。狂风嘶吼着,寒冷肆虐着,阻挡了他们前行的脚步。但斯各特没有绝望,他只是静候着,骄傲的迎接死亡。这是英雄式的悲剧,也是以一种壮美的方式升华自己的人生。
历史的尘烟已散,人类的明星不坠。做为后继者蒙,我们应该在前辈的光辉引领下奋然而前行。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