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黄炜雯||读《动物凶猛》

    我一向是极喜欢王朔的。

    但又不得不承认,按着他书封面上的那行“你能看出更深层次的东西你就看,如果看不出来,至少也让你乐一乐”来算,我百分百是归于“乐一乐”的那一类。

    实在是惭愧。

    我不知道该要如何形容这本书才算恰当,那种有些低沉的、压抑的、诡异的、迤逦的带着点儿末世的疯狂与幻想的气氛,沉甸甸的压在人心上,使人摸不着,看不透,也抓不住。

    那年的秋季到底有无繁花盛开,于蓓和米兰究竟是何种明艳,那年的泳池边究竟发生过什么,那长篇的几万字到底有几个字是真实的,我不知道。

    打开书之前我不知道,合上书以后我依旧不知道。

    他在书里头写“唯一可称得上是幻想的,便是中苏开战,我热切的盼望卷入一场世界大战”,“我喜欢那种在鲜艳的花丛中流血死去,辗转美丽的效果。”极其绚烂与极其腐朽的交织缠绕,让人想起潮湿的朗姆酒桶混杂着香草的气息,像是穿着高档丝绸衬衫的绅士,在馥郁的花丛掩映下,阴测测的不明意味的对你笑。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以我只能“乐一乐”的浅薄功力,我仅能感觉到纯粹的美感与茫茫无边的虚无。少年时代的记忆最清晰也最模糊,最荒诞也最真实,脱离现实的记叙就像是飘在空中落不了地的羽毛,纵是美好,总是无依靠。

    我看不透这虚无与美的背后掩着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便姑且武断的把这直接定为作品的主旨吧。当虚无和荒诞成了一个人到中年的少年的内心世界的主流甚至一个社会的主流,巨大的浮游感蔓延,是否是一场灾难?与虚无对应的该是什么,迷茫吗?还是淡漠,亦或什么也不对应,仅就对应虚无?

    我不知道。

    打开书之前我不知道,如今我依旧不知道。

    或许这正是,虚无的,馥郁的,盛开的,荒诞的,颠倒的美。

    即使无知也着迷。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