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应悦||读《人人皆可为国王》

首先要知道,人人皆可为国王。

关于柳永

还记得初中做语文作业,不耐烦中对课外古诗题的偶然一瞥。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嗯,无感,又是悲凉凄苦罢。接着往下,内心依旧毫无波动。继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就像万物寂静下一阵微风把发丝吹到脸上了,痒痒的。然后,”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好吧,我现在撤回最开始无感,死心塌地的拿出小本子抄下来了,记下来了。

第一眼的惊艳,绵延下去.

我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都没我这么激动。漆黑夜空突然涌出皓白繁星,光芒万丈,亘古不息。

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柳永的话总是在我不经意间冒出来。一到某个特定时候,它就出来了,有时候自己都吓一跳,再一想呢,果然是它,也是能是它。尤其是“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已经不知道被我想到运用多少次了,但是每次一想,想到的依旧是这句话,每次都会重新被这句话所折服然后在心里感叹一番。

就是一种感觉吧,他的词就是这么猛的戳进心里的某一个柔软地,然后融进去了。就比如说我在看梁衡先生这本书的时候看到“读柳永“这三个字,对这本书的好感度瞬间爆发,距离感直接消失了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这句话当真是不错的。我想称其为歌手是否会更为妥帖?那他是多红啊,你看后来他逝世后还形成一个民间习俗,叫“吊柳七“,就是清明那天人们到他的坟前祭扫。看那,何须论得丧?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还不是成了“国王”么!依旧表现出来自己不同的价值与他人生意义,好不令人敬佩。

柳词之所以能如此深入人心,我想还有一点就是它本身的一种缓慢,从容。他把最初的小令铺叙开来。涓涓细流悄然流入心田,不经意的渐渐汇聚,终会成为无垠海洋,震撼人心,长久地。“白衣卿相“”晓风残月“”为伊消得人憔悴“等等,不都是这种感觉,平平而剧烈的,直击心腔。不知不觉的被带入一片平原,有烟花巷陌,有流水潺潺,亦有潇潇暮雨洒江天。

说到底这也是一种态度,偶失龙头望又何妨?学学柳永,豁达些,自信点,人人皆为国王不是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