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动//读《雪国》

    雪国,乍一听是何等冰凉,寒冷彻骨。雪覆盖过世界是无趣的,只有单调的颜色,当然还有刺骨的寒冷。但正是在此般世界里,邂逅了温暖的人情世故,两个女孩,一位现实,对他人看法置若罔闻,清冷似冰。一位虚幻,把世间疾苦都想得那般清纯美好,热烈如火。一个男人,坐享祖业,心中却守着一份孤独,在雪国这样的村落,触摸到了纯洁而又善良的心灵。

        看完整本书让我来不及唏嘘,一个研究舞蹈的纨绔子北结识了弹得一手好三弦并会跳美丽舞蹈的女子——驹子。一年一面,或许也可以叫一见钟情吧,驹子哪怕是陪宴、醉酒,都会拖着疲软无力的身子去见岛村。短短在雪国的停留,却在每天都与驹子入眠,这叫日久生情也不过,岛村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纯净的女孩子。面对叶子从二楼坠楼身亡的惨状,他只是无大惊无悲,略表同情,或许书中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且天生注定的命运。他们由作者拟定,却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作者自身的影子。川端康成自幼父母双亡,身边的亲人也一个个离他远去,这使川端康成内心孤寂郁闷,也让他的思想逐渐转化为佛教思想,开始对“生命”这个词有一番新理解。

        整本书与日本当代社会密不可分,日本向来以简朴为美,而雪国正是纯净美的体现,古老的村落铺盖着花白色的棉袄,这里的人们远离了东京都市的喧嚣及烦锁的世俗。在作者眼中,这又是当代日本传统文化的唯一寄居之处了吧。但这片仅存的净土也即将消失殆尽。全书对行男的描写并不多,但从名字上看同个“行”字却也暗示着传统文化的结晶正逐渐被尘土所埋藏。叶子,一个痴情善良仍依旧逝去的角色也无时无刻不在表现川端康成对于日本文化被湮灭的婉惜。

       雪国总是以那样的状态出现在我眼中——美不胜收,虚拟梦幻。这也正是川端康成细腻柔软的笔触,他富有抒情色彩的动人笔致,善于观察和想象的心灵。

      《雪国》全文创造出的那种虚幻的美,那种超越现实的美的绝对境界是在现实世界中找不到的,也是在其他书里找不到的,他所守望的是一片看不见希望的田野,偶然在这片田野中徜徉,却能得到不一样的硕果般甜蜜的感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