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周珈伊||读《长恨歌》

终是落得曲终人散。

上海城,重归于平静之中。一切都只有鸽子看见了。

王琦瑶抬头望望天上支零破碎的云,泪光闪现,模糊了双眼。一架飞机从云端飞过,划过天际,打破了宁静,突然又轰然坠落。她一愣,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还是那一片云。

现在想起,一生都是是命运多舛。如若没有那一次“上海小姐”的选拔,如若没有遇到程先生,李主任,康明逊,王琦瑶的人生是否会不一样?她的命运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没有人说得清楚。她这一生,本就充满着戏剧性,偶然中夹杂着必然,必然间却又有偶然。

三小姐。现在提起这个名分只留下唏嘘一笑。当年的王琦瑶,那么风光,那么美丽,那么年轻。那么多人都看着她,欣赏她脱俗的美丽,纵使王琦瑶再怎么不谙世俗,却也躲不掉这时代的浪潮,把她捧得那么高,却又把她摔得那么重。

却也没想到这浪潮,更猛烈些。

一晃也是三十多年,当年《上海生活》的“沪上淑媛”早已尘封在过往的日子里,一切的光鲜亮丽也已经锁进了时光中。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王琦瑶也不再是那个小女孩了,她已经是一个女人了,是一个母亲了。又如何?这个时代已经抛下了这个女人,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猜忌与悲叹。

没有人知道王琦瑶怎么死的,除了长脚,不过他的眼里只有黄货,眼里充满了贪婪和私欲。王琦瑶到头来回想四十多年前的一天,她在片厂看到的那个女人,不过就是四十多年后的她自己,当时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但是现在,现实都明了了——那个女人、王琦瑶自己死于他杀。那盏电灯,摇曳不停,在三面墙壁上投下水波般的光影。忽而灯灭了,坠入黑暗,只有鸽子看见了。

那盆夹竹桃开花了。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帷幕。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

上海,这是一个不夜城。那天,她头顶的那盏灯灭了。世界,归于黑暗。

那个曾经风华的女人不在了。

到底曲终人散是命中注定的吧。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