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唐睿韬||读《长恨歌》

当王琦瑶看到片场上饰演女尸的演员,她便已经死亡。不是他杀,是自杀。

王琦瑶算是新时代的青年,多少接受了先进文化的熏陶;她也算是知识分子,也读过些书。既如此,她理应知道点男女平等的道理,理应知道所谓的明星、名媛之类的命运。然而她被名利遮住了眼,于是来到了片场,见识了电影拍摄;于是跳进了火坑,自杀。倘若这时的她还含着一口气,尚且有救,那她之后竞选“上海小姐”时,命运就已经决定好了。不是吗?有谁不知道所谓“选美”背后的猫腻?在那个时代,不愿争取独立的女子只能成为男子的附庸,抹杀了自我,化作无数尘埃中的一粒。而如王琦瑶一类姿色姣好的,也不过是关进爱丽丝公寓,而后是无尽的等待。自此,她的生命已没有了意义。

李主任死了,连可附庸的对象都没了,她也就只剩下了活着。循着文字,感觉她接下来的生活便是流水,日夜奔腾却毫不问起始与终点,亦不关心周围的一切。活着活着,有人登场有人下台,却也依旧是活着。至于最后的他杀,不过是一场意外,是自杀遗蜕的销毁。

显然,王琦瑶从来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有千千万万个王琦瑶。往前看,历朝历代满是王琦瑶;在当时,也没有几个女性真正地独立自主。可不是吗,“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的女儿……每间偏厢房或者亭子间里,几乎都坐着一个王琦瑶”。放眼大江南北,也是满目皆为王琦瑶。

而可悲的是,王琦瑶似乎今日亦不少见,甚至可说仍旧泛滥。如学习,如就业,性别刻板印象乃至性别歧视比比皆是,以致于女性被洗脑,自己放弃了平等的权利与义务。便是打着女权旗号者,亦不乏所谓“女拳”、“田园女权”甚至借此进行灰色交易之流。更何况,女权并不是男女平等。我们真正要做到的应该是平权,如此方有平等。

呜呼!男女平等之路尚且漫长而艰难!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