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一洋||读《契诃夫短篇小说集》

我很困惑,困且惑。


我们时常有这样的感觉。
在吵闹的教室、大斤、餐馆或集市、聚会上,在人与人大声争执着,交谈着,叫喊着——喧嚷声此起彼伏。
忽然有那么一刻——仅仅是一刹那,所有的声音都恰好停住。刹那寂静经过。然后又陷入混乱与喧嚣中。
俄罗斯人称之为天使路过的时刻,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
我愿做一个类比,如果一个人思绪繁杂混乱,若忽然明朗澄澈起来,也不是一件易事吧。
契诃夫的书中透着点生活,理想,人性的思考。
生活无一都脱离了理想,似乎只留下平庸与浮华。人向现实屈服了。或是人变得懦弱。这种懦弱谁都或多或少有一点,但在这细腻心理描写中尤为明显。
我们看几个例子吧:
佛兰怀着希望与迷茫到祖父家,最后嫁给她所厌恶的人。
标德欲劝其妹与佛拉西奇分开,最后茫然而无助地回乎而旧。
尼古拉厌恶自己的生活,最终在孤独的盛名荣誉中死去。
娜卡写信……看剧之后……我无法加以更多的描述。因为困惑——
我无法看出作者所要表达的——哪怕是一点。
《候爵夫人》这种讽刺的小说是很明了的,还是我境界太低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必拘于一些混乱的思绪,但是,迷茫也随之而来,我能写些什么呢?迷茫再一次席卷而来,将我淹没,冲走,带到陌生的地方。
我告诉我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啊!
对现实的无力感。
对现实的无力感在契诃夫小说中很常见,一种虚无主义,我不敢妄下言论,因为主人公似乎往往都是不成熟的,向往成熟或即将成熟的。成熟是一种承担与勇敢,标德在懦弱中挣扎,伏洛卡最终……是因为成熟了而走向死亡,还是因为他的不够成熟的失望现实而走向死亡?
他的死直接起于一个很偶然的事件——看到一把手枪。
在他死前,他与母亲有一场争吵,在这之前,他与姆泰之间发生一系列的事。在这之前,他成绩不如意,生活不如意,且厌恶他母亲及其所攀的亲戚。
是以上导致了这个青年的自杀?
我们发现他的生活里几乎为清一色的女性,因而还有一个人我们不可忽略——他的父亲,对于他的父亲,我们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他有一定地位,一定教养,一定财产,并且对伏洛卡产生过相当的影响。我们完全可以视伏洛卡以他父亲为理想,因而感到自己的弱小。然后呢?他是怎样失去了对生活的追求?仅在他死前不久,他还对自己的未来做过一个模糊的规划——一种推委与梦想。白日梦,破碎在自己手中。
他为此而失望。于是他死了,看见了他的父亲。
他最终是否解脱?至少我无法说清楚,他究竟是逃避还是向前……勇敢还是懦弱。
读这样的故事常让我感到一种无力感,或者说为这样的故事写读后感让我感到无力。但多数人选择妥协,他们说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现实。契诃夫在黑暗中不可名状地微笑,不,简直是恶意地嘲笑。
我在他的嘲笑声中睡意沉沉,又十分困惑,我觉得像被他写的人物感染了,但或许只是我看得更清楚了吧。
啊!混乱的,繁伤的,无序的思想的洪流冲过。
我等待此时天使的路过。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