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杨天一||读《长恨歌》

转身,不再

引子:“流光溢彩的天上人间,却转瞬即逝”

一座城,叫上海,终年缭绕云雾,布满虚妄的幻想与天真。

模棱两可的希望唤醒捉摸不透的愁,本是流光溢彩的天上人间,却随云开日出而灰飞烟散——

一:“灯似夜空浮云,人似灯影徘徊”

不知何时,这座城出现了无数的“王琦瑶”,她们似浮云掠过大街小巷,每一处空当都能发现她们的身影。她们喜欢感伤的潮流,享受交汇而混浊的阳光,将时代精神披于肩上,有着鲜花的梦却甘于绿叶的命运。岁月中情谊难免,无数“王琦瑶”催生无数的羁绊与声称从一而终的情谊,而这所谓的从一而终往往也抵不过些许的痛楚与轻薄……

二:“时间的字样,日积月累的光阴残骸上”

万千“王琦瑶”中,有一位浮现在我们的眼前,她那四十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光阴残骸,也正露出它的冰山一角。

王琦瑶有不同寻常的美,却有了理应自卑却转而谦虚的朋友——吴佩珍。吴佩珍做了很多很多,她无时无刻不在揣摩着王琦瑶的心思,拼尽全力想维持这段在虚假平衡中日益加深的友情,亦或说是没有欲望的爱情。

她想将一切倾诉,却难免聒噪,大出洋相,在去片厂的路上惹得王琦瑶停住脚步方才收敛。这两个女孩喜欢看不同的场景,而与生俱来的皮囊也让她们有了不同的待遇——王琦瑶有了试镜的机会,吴佩珍却又一次聒噪起来,幻想着为好友策划记者招待会,然而王琦瑶那并非戏剧性的美注定了她的拘泥不开与试镜的失败,却让她走上了新的道路。而吴佩珍这将心比心的旁观者,哪怕依恋不变,却仍与王琦瑶渐行渐远,背道而驰。但若干年后的幸福仍未定数,人生依旧漫漫。

三“月亮是小说的意境,花影藤风”

王琦瑶有了新朋友,她叫蒋丽莉,一位为了“沪上淑媛”的朋友牺牲自己兴趣的又一“伟人”。

王琦瑶参选了“ 上海小姐”,凭借无法掩盖的美,在无数黑暗与利益的对立面,她成了“三小姐”。

而后,新的人生迎来了新的“开麦拉”,长恨的歌声迎来了长久不散的序章。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王琦瑶成了所谓的“笼中雀”,或是因为李主任的一枚戒指,亦或是她凋零的朦胧的心中那张清晰的脸。她常常茫然,也会像小女人那样撒娇蛮横,但她往往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只是等,不停地等,百折千回演的是楚霸王的虞姬。妾在,君却不归,像那个时代诸多的悲情故事那样,李主任遇难于一次飞机坠毁中。雀没了束缚的笼,余下的却也不是空和净,天上明月,似又坠入人间。

四:“那是吟的是风月,如今却是铁骨热血”

王琦瑶有了孩子,无关风月,亦无名无分。

其实大家很清楚,孩子是康明逊,但模糊着伤感着,孩子成了萨沙的……姑且不论孩子的所属,王琦瑶已是要与旧时光一刀两断的新人,至于在视线中偶尔闪烁的程先生早已在没有半点和颜悦色的冷若冰霜中逐渐暗淡。

王琦瑶的女儿叫薇薇,她做到了王琦瑶没能做到的事,她披上了婚纱。灯光明灭之刻,母女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咫尺天涯。王琦瑶独守孤夜,半辈子的念想与半个衣橱的衣服陡地一空,当她女儿向她讨走那人事皆非的李主任买给她的戒指时,她才终于意识到了生命中又一个与她一同的主人消失了,多的是一个与她有着血脉牵连的客人——

五:“四十年前起始的故事,一身的锦绣烟尘”

路灯一盏盏地灭了,天上还滞留着几颗星星。云雾缭绕中,那是她的故事,那是“三小姐”王琦瑶的人生。

故事讲给谁听?讲给很多人听。听众却只有那个淘气的“孩子”,老克腊——在王琦瑶的眼中他确实还是个孩子。而只有在倾听的时候,老克腊才偶尔想起:面前这个女人的辉煌早已在四十年前,而现在的她,尽管依旧充满魅力,但她的悲剧却仍未结尾。

老克腊与王琦瑶总算有了甜蜜,但还未开始却又满是倦怠与迷惘。

日子怎么过?春节怎么过?——“像往年一样过。”

“往年怎么过?”无人应答,只有光,光在氤氲流动。

似是美好将要延续,四十年只余烟尘。

而后在一个平凡的夜晚,一颗平凡的贪婪的心,葬送了一位平凡女人的余生,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帷幕,却无人知晓——

不知怎的一转身,身影不在,而过往也不再——

发表精彩评论